北京新闻

新华网北京频道 > 正文

画出“新北京” 记录“新时代”

2017-11-27 15:31:03
来源: 北京晚报
【字号: 】【打印

        通州有位“速写老人” 正用画笔记录副中心建设 

        通州西小马村旧貌

        赵兴斌老人笔下的张家湾古桥

        日新月异的城市副中心工地

        家住通州的赵兴斌老人有一个习惯,不管是出门旅游还是外出散步,速写本和画笔从不离手。这是他保持了50多年的习惯。赵兴斌老人坦言,他喜欢用画笔记录城市的变化。在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的历史机遇中,赵老也拿起画笔,记录下通州变化发展的点点滴滴。在他看来,这也是为北京的建设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速写本拿了50年

        “北京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十分热爱这里。”赵兴斌是教授级高级建筑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搞了一辈子建筑。 1960年,20岁的赵兴斌从老家黑龙江考到北京的中央工艺美院学习建筑装饰,这所学校是清华美院的前身。在这里,赵兴斌接受了五年的美术教育。“我从小就对美术比较感兴趣,十几岁的时候还参加过全国的少儿美术比赛,加上大学时期的专业教育,让我对建筑速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65年,25岁的赵兴斌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在黑龙江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直至退休。

        从参加工作到退休,赵老对建筑速写产生了痴迷般的热爱。几十年下来,赵老已经数不清自己画了多少幅建筑速写。在赵老家中,每一个速写本都被他画得满满的。他自豪地对记者说:“上学时期我拍合影手里就拿着速写本和画笔,现在我拍合影还是这样。”

        2009年,赵兴斌老人搬到了通州。在通州居住的8年间,赵老亲眼见证了小区附近,乃至整个通州区的变化。

        用画笔记日记

        通州的变化日新月异,和建筑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赵兴斌拿起了画笔,用速写的形式记录着通州的发展。

        赵老将自己画通州的这8年分为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09年到2011年,赵老称之为通州的开发阶段。第二阶段在2012年以后,也是通州的迅速发展阶段。而从2014年开始,赵老眼中的第三阶段,就是通州作为北京城市副中心的新阶段。

        “阶段不一样,对于作品的要求也不一样。这个阶段,好多地方都在开发,我画的主要就是动迁的房子。”第一阶段,赵老主要是来到一些即将动迁的村落,在画纸上记录他们最后的样子。2009年12月,赵老来到了小稿村,画了村里的一座关帝庙。从画作中可以看出,雪后的冬日,古老的关帝庙加上门口的几株大树,显得十分静谧。古迹与古木,是赵老十分喜爱的景物,这样的题材他已经画过很多。

        到了2012年以后,通州迎来迅速发展,赵老的画作中也越来越多地出现了正在修建的高楼,以及破土动工的新小区。赵老喜欢建筑,也喜欢画建筑,这与他的职业有关系。九棵树地铁站南侧的金城大厦、世爵源墅旁边的各个小区全都可以在赵老的作品中找到影子。他常说:“拿什么反映一个城市,甚至是一个地区的发展?建筑是最直观的。”

        尤其是金城大厦,从动工的那一刻开始,赵老就密切关注着这个工程。整整一年的时间里,他画了17幅关于金城大厦的速写,画满了一个速写本。赵老告诉记者,当时他就坐在工地附近的一个台阶上,他把速写本抱在怀里,快速地勾勒下大致轮廓,然后再用画笔补充。他说,一幅速写作品只需要5到10分钟即可完成轮廓的刻画,回家之后,他再慢慢填充细节。

        在每一幅作品下面写一小段话,是赵老的习惯。每创作一幅作品,赵老都有自己的感悟,可能是对建筑的点评,也可能是建筑给他的第一印象。“什么都写,怎么想的我就怎么写,都是第一时间的想法。”因为赵老从未间断过创作,这些作品下面的寥寥数语,已经成为了他特殊的“日记”。

        用速写记录时代

        画通州画了八年,赵老最喜欢,也是最自豪的就是近两年描绘副中心建设的作品。2015年底,赵老就来到了副中心建设的工地上。当时,那里刚刚竖起围挡,里面什么都没有。

        真正开始描绘副中心的建设场景,还是从今年春天开始的。短短几个月时间里,赵老从家中往返副中心工地十余次。炎热的夏日里,到达工地时已经是满头大汗,但是也没有阻挡他的绘画热情。“楼越建越高,我画画的热情也就越来越高。”从打桩,开挖基坑,直到最后的大楼封顶,每一个施工环节都被赵老记录在速写本上。一本速记本,就是一座大楼的成长史。

        除了热火朝天的工地,还有工人的宿舍、鳞次栉比的塔吊、初见端倪的行政大楼等,这些全部都在赵老的作品中有体现。

        深埋地下的管廊是赵老比较得意的作品。“这些管廊是以后大楼里的电、水、天然气等的供给线,现在已经埋起来了。”赵老觉得,文字工作者可以用文章记录这个时代,摄影师用相机记录这个时代,而他就用自己的速写作品记录这个时代。

        在前几天刚刚结束的“通州记忆”展览中,赵老的速写作品参加了展览,并且得到了一致的好评。其实,赵老关注的建筑并不只局限于通州。

        位于东三环的“中国尊”,赵老也画了很久。从大楼破土动工的那一刻开始,赵老手中的画笔就没有停止对这座北京地标建筑的描绘。“因为以前的中央工艺美院就在这里,我对这里也有感情。”赵老告诉记者,最近关于“中国尊”的作品还是一个月之前画的,现在大楼就要封顶,他打算过几天再去画一幅新的。

        在赵老家中一个将近一人高的不锈钢柜子里,存放着他几十年来的速写作品。这些作品涵盖了全国各地的建筑,甚至是国外的建筑,还有一些对于生态环境的描绘。

        虽然已经退休,但赵老并不觉得可以就此“封笔”。他觉得,人老了也不能荒废了每一天,更应该找到一些积极向上的爱好。“老有所乐,老有所为,要找到积极向上的事情,丰富自己。”

        实习记者 张群琛 文并摄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新华网北京频道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

分享到:
( 编辑: 陶欢 )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017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