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

新华网北京频道 > 正文

唤醒另一座北京“老城”

2018-02-14 10:52:15
来源: 瞭望东方周刊
【字号: 】【打印

  在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看来,今天把“三山五园”作为北京历史文化名城格局中的一个完整保护对象,和北京老城相映生辉,过去很少能够站在这样的高度来进行保护

  文丨李斌

  万寿山(刘培恩/摄)

  在北京的西北郊,另一座“老城”,已经纳入描绘这座千年古都未来十多年发展蓝图的最新规划。而当务之急,是从规划、建设到管理,亟待从决策、公众等层面唤起人们沉睡的保护、利用这座“老城”的意识。

  这另一座“老城”,就是“三山五园”地区。

  与北京老城相映生辉: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确定“两大重点区域”

  何为“三山五园”?为什么说“三山五园”地区是另一座北京“老城”?

  这,还得从2017年国庆前夕揭开面纱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说起——新总规在“构建全覆盖、更完善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体系”一节中提出要“以更开阔的视野不断挖掘历史文化内涵,扩大保护对象,构建四个层次、两大重点区域、三条文化带、九个方面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体系”。

  三条文化带人们大多耳熟能详,即长城文化带、大运河文化带和西山永定河文化带,但两大重点区域是什么,许多人却没有这个概念。新总规是这样具体描述的:“加强老城和三山五园地区两大重点区域的整体保护。”

  “这在以往的规划中前所未有。”专家们振奋之余,更是倍感紧迫。

  新总规附图《文化中心空间布局保障示意图》上,一块总体呈东西向展开、和“老城”一样颜色的区域标注着“三山五园”地区,其下方标注着“北京皇家园林——颐和园”,东侧标注着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

  “三山五园”究竟是什么,竟然如此重要,和北京老城相提并论?而且都要求“整体保护”?为什么说是另一座北京“老城”?

  “三山五园”,是对位于北京西北郊、以清代皇家园林为代表的各历史时期文化遗产的统称。“三山”指香山、玉泉山、万寿山,“五园”指静宜园、静明园、颐和园、圆明园、畅春园。

  新总规出台后,海淀区委宣传部专门召集几位专家,也包括一直关注北京历史文化的我一起开了一个小范围讨论会。会上,海淀区的同志介绍了对“三山五园”的最新认识和发掘。

  “三山五园”的东界是地铁13号线,西至海淀区边界,北起西山山脊线和北五环,南至闵庄路和北四环,总面积68.5平方公里,与北京老城面积62.5平方公里相当,还略大一些。

  面积相当,加之又并列为北京到2035年都要加以整体保护的历史文化名城“两大重点区域”,某种意义上,“三山五园”不就是另一座北京“老城”吗?

  伴随研究的深入,人们对“三山五园”的认识在深化:2004年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就将“三山五园”地区列为西郊历史文化公园、清代皇家园林风貌保护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项目。2011年,北京市“十二五”规划提出加强颐和园、圆明园等重大文化遗产的保护修缮和环境整治,推进以历史名园为核心的首都世界名园建设。2012年,北京市第十一次党代会明确提出“推动海淀‘三山五园’历史文化景区建设”。

  “从金代开始,‘三山五园’就是一个文化底蕴深厚的区域。”在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看来,今天把“三山五园”作为北京历史文化名城格局中的一个完整保护对象,和北京老城相映生辉,过去很少能够站在这样的高度来进行保护。

  2017年12月17日,“三山五园”区域文化认知与传播”学术研讨会在京召开,与会专家的研究成果,令人们对“三山五园”的价值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在全盛时期,自海淀镇至香山,分布着静宜园、静明园、清漪园、圆明园、长春园、绮春园、畅春园、西花园、熙春园、镜春园、淑春园、鸣鹤园、朗润园、弘雅园、澄怀园、自得园、含芳园、墨尔根园、诚亲王园、康亲王园、寿恩公主园、礼王园、泉宗庙花园、圣化寺花园等 90多处皇家离宫御苑与赐园,园林连绵二十余里,蔚为壮观。”

  北京市颐和园管理处范志鹏认为,“三山五园”是一个文化底蕴深厚的区域。清代,这里集中进行了紫禁城以外的大规模古典园林建设,形成了一个在世界范围内都很少有的、在皇家宫殿以外集中建设的地区,它更加壮观和宏阔,功能性也更强。《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把它作为北京历史文化名城格局中的一个完整保护对象,和北京老城相映生辉,历史意义非凡。

  园林中的紫禁城:“三山五园”并非只是游玩场所,而是清朝政治中心

  北京,是一座有着3000多年建城史、860多年建都史的千年古城。

  北京西郊,层峦叠嶂,泉水充沛,山水形胜。自辽金以来,历经元明,不断有统治者在这里陆续营建行宫别苑,到清代进入全盛时期,陆续修建起了一批皇家苑囿,主要有香山静宜园、玉泉山静明园、万寿山清漪园(后改为颐和园),还有畅春园和圆明园,这就是著名的“三山五园”——清代西郊皇家苑囿的主体。

  玉泉山静明园、香山静宜园、万寿山清漪园,是山与园重合,而圆明园和畅春园则是平地建园。

  海淀区的同志介绍说,“三山五园”是中国古典园林艺术的成系列、规模性的、集大成式的鸿篇巨制,是一部浓缩的中国传统文化百科全书,在清代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一度是政治、文化、军事中枢。

  乍听这话,觉得不可思议。印象里,“三山五园”不是游乐的地方吗?

  专家的介绍,让人明白了历史的真相——“政自园出,因园记事”,和以往朝代“宫居理政”不同,清朝是“园居理政”。说“三山五园”是“政治、文化、军事中枢”,是因为自康熙帝开始,大多数清朝皇帝在这里听政理政,如引见大臣、御门听政、任命官吏,策试选士、勾决人犯、翰詹大考、阅试武举等例行政务,立储废储等重大事项,以及许多重要外事活动。清帝在“三山五园”的主要活动是居住、理政和游憩,“三山五园”见证了清朝政治的跌宕起伏和清代的兴衰历程。

  根据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何瑜教授的研究,康熙皇帝自二十六年后,直到去世,每年有150余天在畅春园居住理政;雍正帝自雍正三年八月,园居理政后,平均每年在圆明园210余天;乾隆帝的理政地点,除紫禁城、避暑山庄、南巡和东巡途中外,年平均驻圆明园120余天;嘉庆帝驻圆明园时间,年均160余天;道光帝驻圆明园时间,年均260余天,道光二十九年,有闰月,其园居时间高达354天;咸丰帝在咸丰十年八月初八逃往热河前,驻跸圆明园7年,年均时间也达210余天。

  在清史专家看来,清朝存在268年,清帝有226年在“三山五园”理政,这里成为清朝的实际政治中心,是园林中的紫禁城。

  “‘三山五园’并非只是游玩场所,而是清朝政治中心。”从事北京文化史和元明清史研究多年的北京联合大学北京文化史研究所研究员赵连稳说。

  长期从事中国史研究的厦门市委党校党史党建教研部张公政认为,清帝每年平均在园时间多超过居住在紫禁城的时间,紫禁城仅保留其统治权威的象征功能,“三山五园”的政治功能由“御苑”转向“宫禁”,清帝由“宫中理政”到“园居理政”的阶段转化,突显了以圆明园为核心的“三山五园”体系在国家政治中的地位。

  静明园(刘培恩/摄)

  提升北京“综合实力”:唯有将其作为整体空间进行恢复和改造

  今天的人们,对颐和园、圆明园可能还有认识,但是对静宜园、静明园、畅春园就比较生疏了。

  圆明园曾以规模宏大,珍藏文物众多,建筑风格中西合璧,达到了中国古代园林艺术的巅峰,被誉为“一切造园艺术的典范”和“万园之园”。

  繁盛的尘烟,停滞在1860年——那年10月,英法联军占领北京,洗劫圆明园并付之一炬,文物被掠夺的数量粗略统计约有150万件。与此同时,万寿山清漪园、香山静宜园和玉泉山静明园的部分建筑也遭到焚毁。

  北京联合大学张宝秀教授是“北京学”专家。她说:“‘三山五园’在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大多被英法联军焚毁,1900年又遭八国联军洗劫,颐和园等园林后来陆续重建,但圆明园等昔日辉煌无比的皇家园林如今只留下了遗址,深刻铭记着中华民族曾经的耻辱。”

  “‘三山五园’是近代中华民族屈辱史的象征,具备耶路撒冷哭墙般的价值。”北京市海淀区文化促进中心副主任张东旭说。

  据学者介绍,清朝灭亡后,颐和园被列为皇室财产,对公众开放。1928年后由北平市政府接管,改为国家公园,但不少院落被私人占用。香山静宜园遗址在民国后被皇室赐给教育家英敛之、熊希龄等人,用于开办学校,民国时期香山多处地方被北洋政府官员圈占,兴建别墅。玉泉山的情况与之类似。圆明园遗址中残存的石雕、栏杆、太湖石、围墙、砖瓦被移走兴建花园、坟墓(张作霖、谭延闿等人墓地均使用了圆明园石料),部分华表、石狮、假山湖石被移置于燕京大学、清华大学、正阳门、新华门、中山公园等处。畅春园遗物也被搬运一空。其余园周围各附属园林及亲王赐园,大多转卖给燕京大学和清华大学,以及民国显贵富商,部分园林保存至今。

  圆明园现在是遗址公园,畅春园则几乎消失殆尽,仅剩下两座寺门,位于北京大学西门西南,部分地域现在成了北京大学宿舍,畅春园南部变成了诸多商业设施,畅春园的西花园“变身”为海淀公园。要知道,历史上,康熙帝每年约有一半的时间居住在畅春园,直至康熙六十一年病逝于园内清溪书屋。

  “三山五园”所在区域,主要是北京海淀区的四季青镇、海淀镇、香山街道和青龙桥街道辖区,伴随作为全国科技创新中心核心区的中关村科学城范围扩至海淀全区,如何处理好文化保护和发展的关系,无疑是横亘在城市治理者面前的一道难题,也是必须答好的考题。

  如今的“三山五园”地区,有100多处文物点,其中颐和园、圆明园、清华大学早期建筑、碧云寺、景泰陵、未名湖燕园建筑、十方普觉寺、健锐营演武厅、静明园等9处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颐和园还是世界文化遗产,还有双清别墅、梁启超墓、李大钊烈士陵园等文物。

  学者樊志斌长期从事红学、园林、博物馆等方面学术研究,著有《三山五园研究》一书。

  “各名园空间遭到侵占和破坏,各园林内和各园林间的河流和稻田,或被破坏,或被掩埋,或被侵占……”他说,“如何实现‘三山五园’的整体保护和整体开发,是一个亟待在学理上解决的问题。唯有将其作为一个整体空间进行恢复和改造,才有可能实现文化的传承,进而实现文化的传播、旅游业和相关消费产业的发展,提升北京‘综合实力’。”

  建议2020年在圆明园建立象征中华民族和平复兴的纪念设施

  将“三山五园”和老城并列,源自2014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时明确了这座千年古城的城市战略定位: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和国际交往中心。

  从小在北京成长、称胡同里群众为“老街坊”的习近平总书记说,北京是世界著名古都,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是一张金名片,要求“处理好城市改造开发和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利用的关系”。

  这一要求,不仅适用于老城,也适用于“三山五园”。

  成立“三山五园”研究院,建成“三山五园”文献馆、数字体验中心;将“三山五园”划分为三个文化功能区,即以清华、北大两校为核心的文化创新区,以圆明园、颐和园两园为核心的文化展示区,以玉泉山、香山为核心的文化休闲区;开展以圆明园、颐和园、香山周边城乡结合部为重点的整治、腾退、改造工程……近年来,在“三山五园”文化景区的建设上,海淀乃至北京下了不少工夫。

  “‘三山五园’地区在 1860年惨遭英法联军摧毁、又沉默和消逝了157年之后,即将以满怀文化自信的姿态向全世界人民展现出它独有的文化魅力。但同时我们也应该理性而清醒地认识到,‘三山五园’地区的保护现状距离新总规提出的目标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因此这项建设任务充满了挑战,给文化遗产保护者和城市建设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北京林业大学朱强、王一岚、马小淞在《北京新总规中三山五园地区的保护规划研究》一文中指出。

  “三山五园”就是指清代皇家园林?几位研究者指出,清代皇家园林在“三山五园”中具有代表性,但并不意味着“三山五园”就等同于清代皇家园林,还应该包含自辽金时期至明清时期的古代遗产、中华民国时期的近代遗产、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现代遗产。总之,“三山五园”的定义已经远远地超过了传统意义上“三山”和“五园”的狭义范围,而是包含完整的历史发展时期和丰富的文化遗产类型。

  2017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

  “三山五园”在北京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中居于根基性、龙头性、枢纽性地位。张宝秀建议率先规划建设“三山五园”国家文化公园,作为“三山五园”保护和建设的有效途径,并可为探索和引导构建环首都国家文化公园体系发挥示范、引领作用。

  讨论会上,专家们充分肯定“三山五园”的历史价值,不过都几乎异口同声提出建议,“三山五园”还是过于笼统,加上历经“劫”运,缺乏标志性的建筑。

  巴黎有凯旋门,华盛顿有国会纪念馆,北京老城有人民英雄纪念碑,而“三山五园”似乎也应该有一个标志性建筑。

  张宝秀说,2020年,是圆明园被烧160年,北京建城3065年,也是实现中华民族“第一个百年”目标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年。

  “时间的重合,是一种巧合,也是一种必然。圆明园被烧,是中华文明跌落的标志。历经100多年的奋斗,中国人站起来、富起来了,正在走向强起来,能否像西方那样,建一个象征和平复兴的纪念设施?纪念柱、纪念堂,都可以。”我和张教授越聊越兴奋,碰撞出的火花也越来越多。

  “‘三山五园’是北京一张亮丽的名片,希望这张名片更加靓丽夺目,有更多人能够享受到‘三山五园’的文化魅力和自然风景。”北京市纪委常委,海淀区委原常委、宣传部原部长陈名杰说,要努力把“三山五园”建设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见证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交融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地”,中外文化交流互鉴的“践行地”。

  “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三山五园’整体保护与科学利用水平离‘国家历史文化传承的典范地区’的要求差距较大,主要表现在遗产保护措施滞后、文化内涵挖掘不深、科技手段运用不够、治理方式单一、低端观光游弊端丛生,其本质是文化创新力度不够。既缺少像故宫那种大展,也没有高品位的文化演艺。游客不能深度体验‘三山五园’的文化底蕴,各景点也不能有效提供丰富优质的文化产品。”陈名杰的话,坦诚而真实,“建设国家历史文化传承典范地区,关键是要围绕历史文脉下工夫,既要整理文物遗迹等有形文化遗产,又要系统整理史志、传说、非遗等无形文化遗产,让‘三山五园’历史文脉传承有序、发展有源,努力把‘三山五园’建设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见证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交融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地’,中外文化交流互鉴的‘践行地’。”

  “抓实抓好文化中心建设,做好首都文化这篇大文章,精心保护好历史文化金名片”“加强老城和‘三山五园’整体保护,老城不能再拆”“凸显北京历史文化整体价值,塑造首都风范、古都风云、时代风貌的城市特色”……中共中央、国务院对《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的批复这样强调。

  开展圆明园考古、香山昭庙和大慧寺保护修缮工作,全面梳理和综合评估现存遗址情况,实施圆明园大宫门历史风貌保护和功德寺景观提升等工程,依托圆明园升平署区域开展皇家御膳、宫廷音乐等文化传承工作,提升西山植被质量,部分恢复水稻田园风光,严格控制建设规模和建筑高度……北京新总规,为“三山五园”地区保护指明了方向。

  期待看到更加详细具体的“三山五园”保护利用规划方案,期待“三山五园”的保护和利用有更加强有力的统筹,期盼在“三山五园”保护中加大文物和遗址保护力度,活化特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让京西这块宝地更加灿烂辉煌……

  “北京历史文化是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的伟大见证,要更加精心保护好。”对传播人来说,“三山五园”的一个当务之急,还是加强传播,让更多人明白其过去和现状,共同研究、书写、描绘未来。当然,加强传播的一个前提,仍然是组织深入研究,充分挖掘其文化价值。

    (作者系新华社北京分社副社长、总编辑)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新华网北京频道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

分享到:
( 编辑: 毕尚宏 )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18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