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

新华网北京频道 > 正文

月季“回家”记

2017-05-16 09:11:12
来源: 北京日报
【字号: 】【打印

  利用拆违腾退空间,小区里建起一处月季花园。王海燕摄

   过去的月季园小区,私搭乱建的小平房到处可见。(资料片)

  海淀区花园路街道,有个月季园小区。虽以月季命名,但在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小区里并没有一株月季。

  月季园的“徒有虚名”,在这个春天画上句点。

  昨天,记者走进月季园小区,北门左拐,就是一片月季花海。淡粉、绯红、鹅黄、洁白的月季花,迎着金色的晨光,朵朵盛开。幽香扑鼻的甬道上,几位老人正伸着胳膊,扭着腰胯,一边健身,一边叙着家常。

  为什么月季园小区过去一直没有月季?现在的月季花园又是怎么来的?小区里的老住户、74岁的宁秀珍老人被记者问住了。拉着伙伴儿连淑琴,两位老人坐在花园里的槐树荫下,给记者讲述了一段月季园往事。

  月季园20多年无月季

  月季园小区,打1992年开始入住。这里的住户绝大多数是原马甸清真寺一带的回迁居民。

  为什么叫月季园小区?老住户们谁也说不上来。

  “一直叫这名儿,可真没见种月季。”宁秀珍已回迁10多年,在她记忆中,小区本来就没多少绿地。“刚搬来的时候,这个盖小花园的地方倒是一片草地,可没人管,时间一长就秃了,有人在这儿搭窝棚,还有不少人尽往这儿扔垃圾。”

  不过和地下群租旅馆相比,草地上的脏乱不值一提。

  倒退20年,马甸一带算京城的北郊,还略有些荒芜。但随着时间流转,北郊变成了繁华热闹的中心城区。四面八方的人涌入,带起了当地的租房热潮。

  2000年前后,月季园小区5栋楼的人防空间,全改成了地下旅馆。渐渐的,人越住越多,房间越改越小。

  “砖头上搭块板就是床,做饭全在过道里。”连淑琴大妈曾陪着供电所工作人员到地下旅馆巡视,连着好几天后怕,“密密麻麻的小房间,过道曲里拐弯,跟迷宫一样。也没个消防设施,这要一着火,谁能跑得了!”

  人多了,小区里的各色门脸儿也多了。先是北门路西的便道上盖起了一溜儿彩钢板简易房,理发的,做小买卖的,蜂拥而至。南门外,20多家小餐馆鳞次栉比。居民楼里,不知道谁先起的头,开墙破洞建起了小卖部。一户看一户,有在二层外接阳台的,有在窗台下盖储藏室的,谁家都不退让。

  “那几年,见个缝就盖违建。哪儿还有地儿种月季?!”两位老人感慨。如果不是去年起的大规模整治,月季园里始终不会有月季的芬芳。

  见缝盖违建今年全清零

  这次整治,从小区的地下空间开始。去年七八月份,月季园小区居民楼下的5处地下旅馆,全部关停。1000多流动人口迁出。迷宫一样的群租房,被拆除隔断,恢复20年前的建筑格局。

  借着全市“疏解、整治、提升”的大势,多年来“拆了又盖,盖了又拆”的小区违建,紧跟着被纳入整治重点。

  2016年11月底,花园路街道联合城管部门,先把目标锁定在月季园小区违建最密集的3号楼周边。绕着居民楼盖了一圈儿的20多家小门店关停;3号楼南侧的公共自行车棚里,5间“棚中棚”被推倒。地下室入口的上方,几处“叠床架屋”盖的小二层也全部拆掉。

  转过年儿,今年4月份,第二轮拆违启动。小区北门西侧便道上的一溜儿简易房,还有居民家的外接阳台、储物棚,在这次整治中悉数被清理。

  “力度真挺大。不瞒你说,我们小区的居民活动室都是违建,这次也一块儿拆了。”宁秀珍说。

  活动室就建在小区北门西侧便道上。两位老人带道儿,记者找到了活动室的原址。房子已经看不见了,但路侧的墙面上黑乎乎的一大片,那是简易房搭建多年遗留下来的痕迹。“2008年那会儿,物业给建的活动室,小区里开大会小会,六一儿童节给孩子办活动什么的,都在那儿,不然没地儿去不是?”

  活动室都拆了,那以后居民活动怎么办?宁大妈、连大妈笑呵呵地领着记者直奔7号楼的地下室。工人们正忙着装修,几个带窗的房间已经粉刷完墙壁,显得宽敞豁亮,“街道和社区都承诺过大伙儿了,腾出的地下室,拣条件好的,给大家当活动室,送水站、小卖部之类的服务网点,也都在地下室里安置。”

  等这些便民点安置妥了,月季园将启动第三轮拆违。今年下半年,小区地面上的5000多平方米违建将全部清零。

  月季园不再浪得虚名

  腾出来的空间干什么?“还路,还绿,还便利。”花园路街道办事处主任胡宗江说。作为街道老旧小区的整治样板,月季园小区不仅要实现“零违建”,还要名副其实,真正建成宜居便利的花园式社区。

  小区北门东侧,利用前两年拆违腾出来的空地,占地1000平方米的月季花园建了起来。引种的数千株月季春夏秋三季绽放,成了小区里最靓的景点。月季花园外,增加了儿童滑梯和体育健身器材,居民终于有了赏花、休闲的去处。

  去冬今春已拆除的违建和下半年即将腾退的小门店,算起来也有2000多平方米的可利用空间。

  “挨家挨户发了调查表,有要增加停车位的,有要增加花草绿植的。”社区主任史淑琴说。什么地方干什么,最终都由居民代表协商决定。“不过有一点,大伙儿都认同。要种花,那就种月季花,咱们既然叫月季园小区,就不能白担了虚名。”

  在花园路街道,以花命名的小区可不止这一处。“迎春园”、“玉兰园”、“牡丹园”,均是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老小区。

  和月季园无月季一样,这些老小区空有花名,却无花容,大量的违法建设挤占了居民身边宝贵的绿地。

  “这些老小区的综合整治将陆续展开。”胡宗江说,“疏解整治促提升”,今年整个街道要拆除3万平方米违建,封堵300户开墙打洞。清理出的空间全部还路、还绿、还便利于民。(记者 王海燕)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新华网北京频道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

分享到:
( 编辑: 刘品彤 )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78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