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

新华网北京频道 > 正文

一家五代人与“火车头”116年的命运交响

2018-02-13 15:29:56
来源: 新华社
【字号: 】【打印

    这是李斌(左)和爷爷李世林(中)、父亲李宝生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合影,其中照片左上角为李斌的曾祖父李方卿的工作铭牌,照片右上角为李斌高祖父李午寅的证件照(1月24日摄)。

    李午寅(李斌高祖父)的平绥铁路员工服务证。发证时候,他已经在铁路上工作了35年,是一位颇有经验的司机了(1月24日摄)。

    李方卿(李斌曾祖父)的工作铭牌(1月24日摄)。

    李世林(李斌爷爷)的铁路职工服务证(1月24日摄)。

    李宝生(李斌的父亲)的驾驶证(1月24日摄)。

    今年44岁的李斌是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石家庄电力机务段保定运用车间的一名普通的火车司机,而不普通的是,火车司机这个职业在他家已经传承了5代,从他高祖父算起,历时116年。

    李斌高祖父李午寅是家里的第一代“火车头”。1901年,24岁的李午寅刚刚工作,彼时,英国铁路已经横贯全国,美国也在大力修建铁路,而中国运输还主要靠水运。为促进经济发展,清政府开始修建北京卢沟桥至湖北汉口的卢汉铁路。铁路正式通车后,李午寅在这条线路上担任蒸汽机车司机的最低工种——“小烧”,也叫司炉工。“据说他技术过硬,从司炉工一路升到了火车司机,曾被安排在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的‘两宫回銮专列’上服务。”李斌说。关于李午寅更多的故事,后人已经不能说出太多。但他的工作证,却作为家族最珍贵的遗存,几经迁徙和战乱仍然保存完好,成为了一家五代火车司机百年传承的见证。

    1920年,在李午寅43岁的时候,19岁的儿子李方卿也在铁路上找到了工作并最终成为京张铁路上的司机。他工作的生涯见证了铁路发展的另一件大事——中国人自行设计和建造京张铁路。

    1941年,40岁的李方卿被日本人抓了壮丁,此后杳无音讯。1942年,15岁的李世林顶了父亲李方卿的岗位,扛起一家人的生计。1949年,新中国成立。百废待兴,李世林主动报名到保定筹建机务段,成为机车司机。

    20世纪70年代末,不少国家已经从蒸汽机车、内燃机车进入电气化高速列车时代,中国却还在使用蒸汽机车。1967年李世林的儿子李宝生加入原保定机务段。李午寅、李方卿、李世林、李宝生四代火车司机都驾驶过蒸汽机车。“苦!确实苦!”这似乎是李宝生能够找出来形容那段岁月最贴切的词。“吃喝拉撒都在煤堆上。夏天不停地挥锹加炭,一会儿就成了灰泥人。冬天没热水,就用铁锹铲出煤渣烧水喝。……司炉工在车上只有一个小座位,扛不住就拿三个铁锹并一起睡觉。”“我爸不想让我干,我也不想让李斌干,没想到几代人还是走了一条路。”李宝生不知道,家族几代人与火车头“共命运”,早已让年幼的李斌认定:火车司机就是男人该干的事儿。

    1994年,第五代人李斌同他的父亲一样,“忤逆”了家里的意思,坚持成为一名火车司机,投入轰轰烈烈的高速铁路建设时代。这一时期,我国确定了“立足自主研制,部分系统、部件开展国际合作”的高速列车发展思想。“中华之星”“蓝箭”等一批国产机车成为“明星”。“我开过东风4型内燃机车、韶山4型电力机车、和谐号电力机车。咱们国产的东西很过关,很多复杂的构造简单了,给司机省了很多事儿。”李斌感慨道。

    2004年1月,国务院批准了《中长期铁路网规划》,拉开了大规模铁路建设的序幕。2007年4月,中国铁路实施第六次大提速,“和谐号”动车组闪亮登场。2017年底,我国高铁里程达到2.5万公里,占世界高铁总量的66.3%。同年,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复兴号”中国标准动车组以350公里时速实现商业化运营,为高铁“走出去”打下基础。

    改革开放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内,让中国成长为“东方快车”乃至世界经济的“火车头”……从李斌家50平方米的老房子出来,一公里外就是保定火车站。如今,改造后的保定火车站每天接发北京至雄安动车组。2017年7月6日开行后,“百年铁路”为“千年大计”架设了高速桥梁。

    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新华网北京频道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

分享到:
( 编辑: 毕尚宏 )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1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