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

新华网北京频道 > 正文

一字之差天地宽——访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詹启敏院士

2017-04-18 13:29:19
来源: 新华社
【字号: 】【打印

        新华社北京4月18日电题:一字之差天地宽——访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詹启敏院士

        新华社记者李斌、林苗苗

        詹启敏院士最近有点“红”。

        不久前,在央视一套《开讲啦》节目中,这位中国工程院院士不仅对精准医学、健康中国等娓娓道来,还以一曲琵琶独奏《彝族舞曲》惊艳四座。

        会弹琴,会唱歌,这位2016年4月19日从中国医学科学院副院长、北京协和医学院副校长岗位“转任”北大医学部主任的分子肿瘤学家,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对医学发展有怎样的思考?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记者走进北大校园。

        从“北大医学”到“临床医学+X”

        逾百年历史,6家直属附属医院,4家共建附属医院……北大医学部是中国医学领域的重镇。

        “医学科技创新和学科交叉融合是推动医学发展的两大重要途径。”履新后不久,詹启敏主任和医学部党委书记刘玉村一起提出“北大医学”概念。

        相比于行政概念的“北大医学部”,“北大医学”意在整合北大所有和医学相关学科的资源,包括生物学、电子、光学、大数据、影像等。

        从“北大医学部”到“北大医学”,一字之差天地宽:在“北大医学”基础上,“临床医学+X”发展计划应运而生:整合医疗和大数据优势,成立北京大学健康医疗大数据研究中心;成立面向代谢组学、基因组学、蛋白质组学、微生物组学、临床疾病诊疗的多组学精准医疗研究中心;整合北大生命科学、工学和信息科学优势,建设分子影像研究中心、医学前沿交叉研究院、创新药物研究院;干细胞、神经科学、免疫、肿瘤以及心血管领域的前沿研究和转化研究,也通过资源整合和国际合作有新的布局……“北大医学”焕发新的生机和活力。

        “医学是前沿学科交叉融合的平台,也是科技创新应用的出口。”詹启敏认为,“健康和医学的发展要靠科技发展来支撑,从手术刀、止血钳、听诊器,到显微镜、X光、CT、核磁和加速器等,100多年的医学发展足以证明这一点。‘临床医学+X’的目标之一就是要产生新的临床技术、疾病诊疗方案和标准指南。”

        詹启敏在北京大学医学部2016年开学典礼暨教师节庆祝表彰大会上寄语学生(2016年9月7日摄)。 新华社发(北京大学医学部提供)

        打造北大临床医学的“高峰工程”

        詹启敏是分子肿瘤学家,也是战略科学家,曾任国家863高技术计划医药生物技术专家组组长、国家卫计委科技行业专项专家委员会主任等职。

        “健康中国的建设,给北医提供了新的发展机遇。中国要成为强国,必须在医学上有引领,培养面向未来的医学人才。”詹启敏说,以往对疾病外因的研究较多,而现代基因组学、蛋白质组学等新兴学科的蓬勃发展,使人类对疾病发生的内因更关注。大数据、人工智能、智慧医疗的应用,也帮助医生实现更加精准的诊疗。

        人才培养和知识创新是高校的两大任务。詹启敏认为,新兴学科和技术的发展,要求学校在课程设置上不断创新。“如果学生不接受前沿和新兴学科知识,不思考未来发展的需求和挑战,那我国的医疗技术就只能永远跟在别人后头。”

        “我们要打造北大临床医学的‘高峰工程’,比如运动医学、肾脏病学、生殖医学、骨科和创伤、血液学、泌尿外科、颌面外科等。要在临床上通过科技创新、资源整合,打造一批高精尖临床学科,做特、优、精、尖、强。”詹启敏说。

        中国医学教育目前面临两大问题,一是医学人才总量不足,二是结构不合理,包括培养结构和资源分配的不合理。过去一年里,北医成立了全科医学系,并通过国际合作成立全科医学发展研究中心,探索培养全科医学、老年医学、康复医学等领域紧缺人才。

        詹启敏表示,北大医学部将继续加强实践型人才培养,通过学院教育和临床规培,培养优秀临床医学人才,同时将更多面向未来培养优秀的临床医学家、医学思想家、医学科学家、医学教育家。

        “我们将重点谋划一个能符合北医优良文化传统和顺应现代医学发展的医学教育模式,并通过综合改革措施尽快实施。”他说。

        人文是医学的另一只翅膀

        在央视的演奏,并非詹启敏院士第一次登台展示人文艺术造诣。

        “轻轻离去的脚步,留下淡淡的气息……”2016年4月履新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后,詹启敏作词并演唱《同窗之谊是没有血缘的亲情》。当年7月,北医毕业典礼上,当这段视频“出乎意料”地播放,无数人的心弦被拨动……

        “人文是助力医学青年人才展翅翱翔的另一只翅膀。医学专业性很强,但医技只是外在的技术,而内在修养和综合素质能够帮助医生在更高层面去了解病情,推动医患沟通。”詹启敏说。

        从小喜爱文艺,学习演奏琵琶,使詹启敏和艺术结下不解之缘。他笑着告诉记者,即使是早年赴美求学,自己也带着心爱的琵琶漂洋过海。

        詹启敏认为,医学与人打交道,覆盖了从出生到生命终结的全周期,其内涵已远远超出治病救人的传统概念。现代医学模式已由生物医学转变为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除熟练掌握医学技能外,一名优秀医学工作者应当成为一个充满爱心、学会尊重、懂得关爱、诚实守信、具有人文精神的人。

        “希望同学们始终将人文精神渗透其中,关心和涉猎文学、哲学、社会学、心理学以及经济、文化等方面的知识,不断提升综合素质,用博学与博爱成就守护健康的梦想。”2016年9月,北大医学部开学典礼上,詹启敏如是寄语学子们。

        今年1月,2万多平方米的综合体育馆在北医校园内奠基,内设游泳馆等10多个专业场馆。

        “全面健康,医生首先要健康。这是一种人文,以人为本,以学生为本。”詹启敏说。(完)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新华网北京频道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

分享到:
( 编辑: 冯光明 )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830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