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

新华网北京频道 > 正文

2016春拍开局在即

2016-04-29 15:06:46
来源: 经济参考报
【字号: 】【打印

    2016年5月14日至18日,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将在北京举行,目前春季拍卖会全国巡展也已于近日全面启动。此前香港苏富比和保利香港领衔的首轮春拍落下帷幕,成交业绩十分“火爆”。而即将落槌的嘉德春季拍卖会亦成为2016年市场关注的“风向标”。

    明式家具【标准器】再定义

赵无极 《5.12.61》

晚明 黄花梨有束腰三弯腿炕桌

清乾隆碧玉刻双凤穿牡丹纹双象耳方壶、清乾隆釉里红双凤穿花纹象耳方瓶

清前期乌木高扶手南官帽椅成对

    2016年春,中国嘉德工艺品部将继续与嘉木堂合作,推出《嘉木万重光——明式家具集珍》专场,共有三十九件(组)明式家具精品亮相,它们简洁大气,美轮美奂,令人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些靓丽的明式家具。

    “明式家具”在王世襄讨论的范畴内,已严格限定为“明至清前期材美工良、造型优美的家具”,那么“标准器”该如何去理解呢?虽然王世襄没有给出定义,但他指出,编书时“每类将最基本的形式放在前面,以下由简而繁,依次介绍在结构、构件或装饰上出现变化的例子”。因此,明式家具“标准器”可以说是明式家具“最标准的形式”、“最经典的形式”。

    最标准的形式,包含着很深的学问。经过古人千百次的淬炼,提取出金科玉律的比例,分毫不差的尺度,达到平衡的完美,以少胜多,从而传递出一种永恒之感:既承载了深厚的传统美学,又合乎“天人合一”的理念。

    二十世纪最朗朗上口的广告名句,莫过于“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了,永久流传的这一颗钻石,毋庸置疑是超越款式、超越时代的经典款。那么,什么样的明式家具会永恒流传呢?——答案仍是“经典款”。对明式家具而言,经典款便是标准器,唯它们具有超越时代的美感。

    嘉木堂主人伍嘉恩女士,著名明式家具鉴赏家。她在世界范围内找寻珍稀的明式家具精品,经伍嘉恩女士之手的家具均材美而坚,工朴而妍,无论在设计的构思、比例的完美、做工的精细,还是用材的考究上,都被打上毋庸置疑的标志。《嘉木万重光——明式家具集珍》专场中的明式家具标准器,恰好是这方面最好的例证。它们简洁无饰,雅致大气,以少胜多,仿佛几百年前的工匠就已经用他们的双手和智慧,把如此经典永恒的设计呈献给今天的我们了。

    二十世纪学者关注明式家具,最早着眼于平头案,如晚明黄花梨夹头榫平头案,是明式家具标准器的经典代表,朴质简练,平淡耐看。其造型优美,比例恰当,做工精良。此类典型平头案设计源自中式建筑大木梁架的造型与结构,被视为明朝家具的典范。案为圆材,素牙头,横枨两根,枨间光素无饰,枨下、枨上也无牙头或牙条,在基本形式中是最简约隽永的式样。

    圈椅,是明式家具中最为经典、也最为流行的家具式样,是明式家具代表作之一,蕴含深厚的哲理。既是古典的也是现代的,明式圈椅的设计思想成为现代家具设计师膜拜的范本,有跨越时空的美感。圈椅,是明式家具三种主要椅型之一,唯独中国家具有圈形弯弧扶手设计。这件晚明黄花梨圈椅,椅圈宽敞,弧弯优美,色泽温润。靠背板中央雕如意头形花纹一朵,内饰云纹朝面双螭龙。圈椅可陈列在书房、客厅,置于现代家居环境,非常融洽。

    中国传统家具最精巧优美的设计之一便是圆角柜,其造型上敛下舒,呈“A”字形,整体线条利落清爽,一气呵成。这种设计赋予圆角柜精致优雅兼具平衡稳固的优点,又使得柜门打开后可自行关闭,颇为巧妙,无疑令圆角柜设计成为明式家具中颇具智慧的代表。晚明黄花梨木轴门圆角柜,柜门与两侧柜帮均为独板做,用料考究程度可见一斑。铜饰件绚烂精致,点缀了全身光素的柜子。

    明式家具的用途,随着人们的需要而改变,如凳子,曾见某知名藏家在凳面铺上透明板作为茶几使用,既保护了席面,又不破坏家具本身的美观和完整性。此对晚明黄花梨有束腰马蹄足长方凳成对,同样是明式家具标准器,方材,马蹄足。成对传世者不易,更显此例珍贵。座面藤编软屉,乘坐舒适。束腰与牙条一木连做。四足下端略向内兜转,弧线悦目。

    炕桌是最常见的明式家具之一,席地而坐,炕上读书,不可或缺。壸门牙子三弯腿造型是炕桌的标准样式,此件晚明黄花梨有束腰三弯腿炕桌正是这样的设计。在传世品中,常见的是雕刻螭龙纹或卷草纹的炕桌,素身如现例者反而较为稀少。

    以上的明式家具标准器,均是黄花梨材质。黄花梨木生长极慢,成材周期长,质地细腻致密,尤其坚硬,因此能够完整地保存下来。木材的硬度为繁复的榫卯制作提供了绝佳条件。在《嘉木万重光——明式家具集珍》专场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桌椅的细部牙头,会发现两边相当对称。即使边沿所起的灯草线,厚度和粗细也几乎一致,优质的木材和精良的做工达到完美的统一。明式家具的神韵,已深深凝聚在了这些标准器中。

    “器具有度,位置有定,贵其精而便,简而裁,巧而自然也”,沈春津《长物志》序中所述,本是阐发室内家具陈设的旨趣,却从另一方面揭示在家具制作上需要巧妙设计,需要有法度。因此,藏家在选择家具藏品上也应具备一定高度。无论是基于这种思考,还是从艺术品投资的角度出发,收藏明式家具之始,最基本的做法应是首先追求标准器,即永恒的经典款,这是推开明式家具之门的最佳途径。

    赵无极三件力作将亮相春拍

    在中国嘉德2016年春季拍卖会中,赵无极的3件力作《5.12.61》、《5.10.93》与《19.10.2001》将亮相夜场拍卖。赵无极被誉为海外最有成就的华裔艺术家之一,此3件拍品完整地演绎了他在40年间超越自我的艺术进程,并体现出赵无极的绘画特点:注重书法式的笔触、开放式的构图、图画元素的均匀分布以及轻松感。

    《5.12.61》是赵无极跨越上世纪50年代绘画转型期的代表作,1950年代中期至60年代初期堪称其艺术生涯中最重要的关键转折。总览赵无极一生的艺术作品,以红色为主旋律的绘画作品实属罕见,而这件拍品正是以红为基底,承载并糅合黑色笔触,十分难得。

    《5.12.61》的构图可与北宋王诜的名作《烟江叠嶂图》相比,山林层染呈现于眼前,远山隐映于云雾之中,暗示着空间的远近关系。作品中黑与红的对照可视为阴与阳的象征,隐喻着古老东方的阴阳五行概念。在《5.12.61》中赵无极以书写性的笔触来控制画面,带来动与静之间的汇集、停顿抑或奔流之感,虽然画面呈现出完全的抽象,但仍可感受到艺术家对于自然的洞察。画面虽然仅以线条与色彩为主,但线条里饱含赵无极对于纯熟技巧的自信掌握,他并非直接将中国笔墨移植到抽象作品中,而是通过对自然的观察,以及对生命的体验内化后所生成的直观意象。这种原生的感性可以超越媒材与绘画语言的隔阂,而达到世界性的高度。

    《5.10.93》是赵无极上世纪90年代的佳作之一,此时他突破原有的画面格局,完成了由“聚”至“散”的作品结构转变,开始真正进入表达中国文化精神的抽象艺术创作。在作品中赵无极将油彩精简成四大色系,草绿与土褐色的彩笔在染着鹅黄与白的画布上相遇交汇,保留了抽象表现主义直率的泼洒,同时也融入了水墨晕染丰富而细腻的层次,真正代表了赵无极古稀之年超绝的艺术面貌和不断革新的艺术理念。

    在晚年,赵无极的绘画达到了登峰造极、炉火纯青的地步,中国哲学所特有的天人合一、虚静忘我的精神境界在其作品中充分体现。《19.10.2001》不仅表现了大自然的生机勃勃,更注重表达物象之外的精神世界。作品的构图延续了赵无极常见的横向三段式空间分割,画面中段的色彩变化最为丰富。画面上下方仍采用纯粹单色,出现大片留白,有一种轻盈飘逸的情韵。恰似中国传统山水画中远景山峰、前景河溪隐约的构图安排,同时在有形与无形景物之间取得平衡,为观者保留想象空间。作品在微妙的色彩变化上,仍保留了中国文化中的“空灵”、“精粹”、“纯净”的美感,已入化境。

    名花佳器最相宜

    插花、品香、斗茶、挂画,并称我国古代文人雅士的“四艺”。一束花、一缕香、一盏茶,让人放慢生活的脚步,归于宁静、清心,感受一种以境修心、修身的愉悦,同时领悟人生的禅意。在古代,官窑瓷器十分珍贵,仅限帝王使用,工艺制作上追求精益求精,是千中选一的精品。以官窑瓷器插作花卉,透过花的真味与器的玩赏,可用心体会千年前艺术之魅力。时至今日,人们开始关注起对生活与艺术的修养,茶道、香道、花道也在坊间悄然兴起,日趋流行并渐成一种时尚。我们也可以使用古器来插花,它具古典美趣,搭配现代的花材,现代花艺的思考理念,呈现古今交融的特殊视觉美感。

    此次中国嘉德2016春拍“花香供佛”主题拍卖中以明清皇室花器为重点,汇集了“盆景器”和“插花器”两单元的多种器物,呈现出古雅华丽的品位和古代插花器物的惊人之美。

    “盆景”是将植物连根栽植在花器里,是无声的画,立体的诗。其中的清康熙五彩鹤鹿同春描金祝寿纹大花盆一对,来源十分显赫是“中华民国”(1912年)第一任总理唐绍仪先生旧藏。康熙晚期御窑厂为宫里烧制一批形态硕大的花盆,见有圆形、长方形、六方形、八方形、海棠形等器型,品种则分别有五彩、青花、斗彩器等。纹饰多样,兼备山水花鸟、神仙贺寿、龙凤祥瑞,是为康熙御瓷中颇为令人瞩目的花器。

    拍品五彩鹤鹿同春描金祝寿纹大花盆通体呈圆形,折沿外翻,板沿宽厚边缘起阳线,造型委婉有刚性,做工精致富有力度。盆身外壁以五彩绘鹤鹿同春纹等。折沿下自右向左书青花“大清康熙年制”六字楷书横款,与同时期盘碗类的款字相比用笔结字有所不同,为此类花盆款书独特之处,或是写款位置局限所致。工艺精细,足见珍视。此件花盆为典型的户外花盆,大器恢宏,深沉静穆,制器考究,非寻常制瓷工匠所能为,在康熙时期主要陈放在紫禁城后御花园(北花园)和慈宁宫花园,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清康熙斗彩神仙故事图六方花盆”底部墨书“北花园”,说明曾供北花园使用。另外,北京西郊的畅春园也是其主要使用地点。因为畅春园是清圣祖康熙皇帝建造的第一座“避喧听政”的皇家园林,康熙后期开始玄烨大部分时间驻驿于此。此园林面积广阔,花卉陈设所需数量更远胜后廷二园,花盆自然需用甚多,此类花盆正为应景所制。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有相同器物的残器,其珍贵程度可见一斑。

    明清时期插花器皿以瓶为主,透过花材、花器及瓶身纹饰的谐音转意,呈现如“太平有象”、“富贵安宁”、“事事如意”之类吉祥祈愿的花艺,感受古人装置艺术的手法。

    如清乾隆釉里红双凤穿花纹双象耳方瓶,器呈长方体,颈部饰对称象耳衔环,寓“太平有象”之意。通体釉里红装饰,绘釉里红双凤穿花图,枝叶繁茂的花丛中,一对凤凰正翩翩起舞,造型华贵,姿态优雅。外底青花书“大清乾隆年制”六字篆书款。该瓶最值得称道之处即其釉里红装饰,如此鲜亮纯正之釉里红,就是在乾隆盛世亦不多见,堪称乾隆一朝釉里红御瓷最高水平之代表。瓶身所绘的对凤纹饰亦颇特别,唯见乾隆朝御瓷有之,属于乾隆朝创新纹饰。集“太平有象”之造型与“富贵安宁”之纹样于一身,以名贵釉里红为彩料,绘以高贵的凤凰牡丹纹,满身的雍容华丽无一不昭示着此器的尊荣地位。该品即是唐英《陶成纪事碑》所言“釉里红器皿,有通用红釉绘画者”,运用线描釉里红装饰全器是乾隆御瓷独具特色之处,此类器皿质量精良,存世寥寥无几,本品即是其中至为珍贵的一例。北京故宫博物院亦珍藏一件尺寸、大小、装饰皆与之相同的乾隆朝方瓶,可资比较。

    明清皇室花器中,多以瓷器为主,有时也选用玉、铜等材质,改变其原有功能,化身为花器,呈现出古雅华丽的品位。

    如拍品中的清乾隆碧玉双凤牡丹象耳衔环瓶,此瓶造型与前件釉里红方壶如出一辙,合为双璧。为乾隆宫廷玉器中的“仿古”器。乾隆帝常以《西清古鉴》等古器物图录为蓝本,“示稿内府玉人”,制作源自青铜造型的新式玉器。而玉壶的双象耳造型写实,取意“太平有象”,则为清代新出样式。象鼻下衔游环,为整料挖成,与釉里红方壶的双环仅示意贴于器身不同,更添其难度和趣味。玉壶以墨绿色的上等新疆碧玉琢成。乾隆宫廷碧玉非产自和田,而是产自北疆天山玛纳斯。其“玉色黝碧,有文采”,乾隆时设“绿玉厂”以开采碧玉专贡御用。碧玉的大幅度开采亦在乾隆二十四年平定准噶尔部之后。碧玉以其庄严浓重的玉色见赏于乾隆帝,多用于宫廷礼器、玉册、仿古陈设器等重要玉器的制作。乾隆帝对“绿玉”评价甚高,有“绿玉稀深绿,斯珍果伟珍”的诗句。又据《三州辑略》一书,官办绿玉厂在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即封闭,禁止开采故碧玉作品实为乾隆宫廷玉器的一类重要代表。

    此件碧玉方壶用料硕大,下部有自然黑色斑点,更添其古朴风韵。主体浮雕双凤衔花纹饰,构图繁密,与前件釉里红方瓶的纹饰基本一致。充分显示出乾隆宫廷艺术打破门户之见,对不同材质的器物在造型、纹饰的互相摹拟、转换上的深厚兴趣。而这种转换又很妥帖、成功,富有意趣。(记者 韦夏怡)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新华网北京频道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

分享到: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772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