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

新华网北京频道 > 正文

麦兜与舒伯特的一段缘

2017-11-09 10:27:33
来源: 北京日报
【字号: 】【打印

  回想最近十多年间香港银幕上出现的动画形象,小猪麦兜恐怕是其中最抢眼的一位。从2001年首部电影《麦兜故事》到去年的《饭宝奇兵》,这只住在香港大角咀、贪吃犯懒却善良可爱的小猪以及他与幼稚园同学的趣事糗事,已然成为一代港人笑中带泪的集体回忆。

  与妈妈麦太相依为命的麦兜,是一个相貌与资质俱普通的小朋友。他爱吃鸡、贪睡,没什么远大志向,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位每天收学费的校长,然后带着收到的学费去火锅店,今天吃麻辣火锅,明天吃酸菜鱼火锅。尽管头脑不怎么灵活,麦兜的心地却十分善良:他上武当山学武,努力练习抢包山,期望妈妈以他为骄傲;他为避免春田花花幼稚园陷入破产危机,与一班同学组成合唱团四处募款。这样的角色设定,像极了早年港产片中的小人物:蠢萌,无厘头,在日复一日平常乃至平庸的生活中自娱自乐。

  令我印象深刻的,除了麦兜右眼的胎记以及他那位总也减肥不成功的同学阿May,还有这一系列电影中的配乐。音乐人何崇志选取不少古典音乐名曲,配上搞笑歌词,穿插在作品中,令大小朋友会心一笑之余,亦能对那些通常一本正经出现在音乐厅中的舒伯特或莫扎特名曲,多一番新鲜的认知。

  谁能想到,蠢萌的麦兜唱起歌来,竟魅力十足呢。在第一部《麦兜故事》中,小猪在舒伯特钢琴小品《音乐瞬间》第三首的陪伴下,唱出主题曲《我个名叫麦兜》。唱歌时,麦兜不单乖乖交代出自己最喜欢吃豉油皇鸡翅,还暗示出社会发展的单一向度:小孩子明明喜欢吃鸡,却被逼转去吃鸭。用鸡鸭作譬喻,乍听上去粗疏,细想却不无道理,而且,歌词简洁轻快,与多用附点音符和跳音的旋律互动自如。

  在2012年上映的电影《麦兜当当伴我心》中,配乐中又出现了一首舒伯特作品。麦兜与同学组成春田花花合唱团,在某次表演中唱了一首《春风亲吻我像蛋挞》。舒伯特降B大调即兴曲D935中的第三首被配上诸如“小青蛙敦敦像炖蛋”以及“冬天已经过成一个大南瓜”等引人捧腹的歌词,再改写成一首童声合唱曲,真真喜感十足。

  舒伯特的作品之所以频繁出现在这一系列电影中,是因为那些钢琴曲每每听来天真烂漫,与电影中麦兜蠢萌憨实的形象颇为契合。《音乐瞬间》创作于1827年,属舒伯特晚期作品。他用六首短小精巧的钢琴小品,用大量的装饰音和对称乐句,将即兴创作的意味发挥得淋漓尽致。而即兴曲D935同样是作曲家离世前一年的作品,包含四首短曲,情绪起伏大且多转折,有时澎湃激昂,有时温煦若微风拂面。

  人们常用“平淡天真多”来形容舒伯特钢琴曲的意味。他笔下的那些旋律,尤其是去世前一两年写下的钢琴奏鸣曲和小品等,远非一池清澈见底的水,而是朦胧暧昧的——初听时简单欣愉,细想,则有些深沉甚至哀伤的意味裹挟其中,用钢琴家Paul Lewis的话说,像“点缀着星光的深黑天幕”。再想,麦兜系列电影又何尝不是如此?大都市小人物的故事看似嬉笑怒骂无拘束,实则是含了心事的,背后不乏对于世事变迁与人情转淡的感慨与伤怀。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新华网北京频道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

分享到:
( 编辑: 杨懿瑾 )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54571121928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