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

新华网北京频道 > 正文

京城小将在雪道上绽放

2019-03-03 09:14:20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字号: 】【打印

    在离开了奥林匹克庆典广场后,2019国际雪联越野滑雪大奖赛3月2日开启首钢站。挪威选手索拉斯·陶格博和瑞典选手林恩·索姆思卡尔分别夺取男女个人赛冠军。本站中国选手未能站上领奖台。

    上一站,越野滑雪赛道被铺设在水立方和鸟巢国家体育场之间的庆典广场,这一站,白雪又覆盖在首钢工业遗址公园内的道路上。运动员们在首钢昔日高炉、仓库等工业遗迹环绕的雪道上飞速滑行,别有一番冰雪奇缘的味道。

    此外,和上一站鸟巢站比赛一样,在首钢站比赛后,赛道也不会立即被清理,而是将留给普通大众,让普通市民得以近距离体验越野滑雪等冬季项目的魅力。此外,在最后一战延庆站比赛后,同样将有大众体验活动。

    在2019国际雪联中国北京越野滑雪积分大奖赛进行首钢站,石景山电厂路小学的30位越野滑雪小选手,作为东道主,在正式比赛前进行了滑雪展示。

    小学生登场展示,让即将上场比赛的各国运动员也饶有兴趣地围观起来。本次越野滑雪大奖赛,除了专业选手,这些青少选手和业余选手也是主角。越野滑雪积分大奖赛在城市中举行,也正是给了普通大众更多的机会,认识越野滑雪这项运动,从而爱上滑雪,爱上冬季运动。

    同样受到关注的还有一群来自浙江宁波的孩子,他们带着“求雪”的决心来到鸟巢,还拿到了不错的名次。

    京城小将

    石景山电厂路小学队

    业余组拿多个好名次

    本次大奖赛,在专业组竞赛结束后,都有业余选手比赛的机会。比如鸟巢站后,来自全国19个省市的336名越野滑雪爱好者随即登场,参加了男女业余成年组、青年组和青少年组别的比赛。

    穿上越野滑雪鞋,踩上越野滑雪板,有着多年滑雪经验的记者,最大的感受是,这和普通的滑雪体验完全不同。尤其传统式越野滑雪项目,要求选手双脚并拢,靠双手拄杖前进;为了能够在平地上滑行,越野滑雪板头部是锐角,板身也比普通滑雪板更窄。

    可记者也发现,现场体验越野滑雪的大众选手,多数对滑行并不陌生,技术动作也很熟练。只是在滑行到赛道特设的18度陡坡时,有的选手八字登坡不熟练,闹了滑上去半截就“出溜”下来的喜剧。

    也有表现优异的业余选手。比如石景山电厂路小学的小选手们,这次就拿了很好的名次。“我们孩子的成绩是男子组,取前八名,我们是第七名和第八名;女子组取前八名,我们是第四名、第五名和第七名。”校长薛东坦言,成绩比想象要好很多,“上台领奖的时候,其他孩子都是各个俱乐部的,咱们是一个普通的小学,我觉得孩子们非常的棒。”

    北京青年报记者一了解,发觉大家的越野滑雪“雪龄”不长。“就是近半年开始训练的。”校长薛东告诉记者,“之前我们学校和北京市冰协合作,开展了旱地冰球和旱地冰壶项目。后来看到这个项目,觉得非常适合学校搞,也对孩子的身体训练有好处。”

    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掌握看起来不容易的滑雪动作?校长坦言,受到时间、经费限制,他们甚至没有去过正规滑雪场。“孩子们第一次上雪地,还是在去年北京展览馆办的中国冰雪大会,在那里人工造的雪地,第一次体验了越野滑雪什么样。”

    没法去滑雪场,就因陋就简。“一般都是有公园铺雪,办比赛,我们就参加。比如在冬奥社区公园搭设的环形雪道,200米一圈,我们孩子也在比赛中体验了项目。还得过个人的第二名和第三名。”校长介绍。

    “求雪”之旅

    从温暖的南方启蒙学滑雪

    到鸟巢取得业余组名次

    另外一支来自浙江宁波的青少年滑雪队伍,在这次大奖赛也非常引人注目,不仅因为他们获得个人第五和第六名,还有他们身处温暖的南方,却一心“求雪”的决心。

    浙江宁波镇海区实验小学越野滑雪队这次出来比赛,孩子们请了一个星期的假。“都是带着作业出来的。这次来到雪场,我们白天要训练,晚上还要写作业。我们不但要教滑雪,也要看着写作业。”学校的卢老师说。

    累归累,孩子们的眼界也在一点点开阔。在掌握了必要的滑行技术后,这支队伍先是去了本地的滑雪场。“我们这里到1月初,才会造雪。否则地表温度太高。”去了三次溪口商量岗雪场,孩子们并不尽兴。毕竟雪场只有一个坡,落差30余米。“商量岗滑雪场的雪,湿度太高了,雪非常湿,非常黏。”领队林柯羽说。

    1月底,学校申请到浙江省的7个名额,送队员们去了黑龙江亚布力滑雪场,参加了2018-2019年全国青少年冰雪冬令营(黑龙江站)活动。还是不过瘾,就有了接下来的万龙和鸟巢之旅。

    这次“求雪”之旅,让越野滑雪队大开眼界。队员林博文的妈妈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他们鸟巢参赛之前,去了张家口崇礼的万龙滑雪场,观摩了亚洲杯滑雪登山赛。到了万龙雪场,孩子们第一次看到大山,看到真正的高级雪道,兴奋地忘记了旅程的疲劳。“我们四点钟到的万龙,孩子们当时就提出来训练,一直滑到六点才收工。”林柯羽介绍。

    滑雪带给孩子们的变化也展示在老师和家长眼前。“这个项目,非常锻炼小孩,不但是锻炼身体,锻炼了核心肌肉,还培养了团队的意识,运动员的拼搏意识。这些都对孩子的成长非常有帮助。”卢老师说。

    更多的变化来自气质。“更重要的是自信了,练过滑雪了,懂滑雪了,总会和我们、和朋友们讲这个话题,孩子整个的气质也不一样了。”越野滑雪让家长认识到体育对孩子的教育作用。

    常识普及

    没有雪也能越野滑雪

    用滑轮运动模拟训练

    没有雪怎么练越野滑雪?石景山电厂路小学的小学生们指给记者看,那些专业运动员正在没有雪的平路练习着滑行。他们就是穿着越野滑雪靴,踩在滑行板上,双手拄着杖,滑行如飞,和在雪地上的动作、速度没有两样。

    “我们在学校就是练这个滑轮运动。”石景山电厂路小学校长薛东介绍,“给四到六年级的孩子开了社团课。训练是围着学校的200米跑道滑,每天三点半放学之后,就要训练一个小时左右。太长了孩子也受不了,毕竟是项非常累人的项目。”

    另外,浙江宁波镇海区实验小学越野滑雪队的领队林柯羽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小学的越野滑雪队,去年10月通过公开课开始招募三到四年级的队员,11月开始训练,这些宁波的小孩,也是在滑轮板上学会的越野滑雪技术,如今掌握了越野滑雪的技术动作,拥有了可以参加比赛的技术和体能。

    轮滑运动和滑轮运动经常会引起大家的混淆。轮滑运动是模拟冰上运动,使用滚轴类轮滑鞋和滑板的运动项目。滑轮运动更像是陆地雪上项目,滑轮鞋就是越野滑雪鞋,滑轮板模仿滑雪板制作的,上面也有固定器,两端是滑轮,是运动员结合越野滑雪的技术动作,在陆地上进行的一种运动项目。

    滑轮滑雪最初是越野滑雪运动员在夏季采用的一种训练方式。1992年,国际滑雪联合会(FIS)将滑轮滑雪视为一项不同于越野滑雪的运动。1993年在荷兰海牙举行了首届世界杯滑轮滑雪比赛。随后包括意大利、俄罗斯、挪威、瑞典、德国、法国这些国家都陆续开展了不同形式的滑轮滑雪比赛。(文/记者 褚鹏 统筹/杜锐)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新华网北京频道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

分享到:
( 编辑: 周小红 )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54541124185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