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

新华网北京频道 > 正文

关门、遇冷、生存,手游电竞馆走到十字路口

2018-10-31 16:27:37
来源: 新京报
【字号: 】【打印

  关门、遇冷、生存,手游电竞馆走到十字路口

  手游馆普遍存在定位不准、商业模式不明、缺乏核心竞争力等问题;业内人士认为,最多20%的手游馆能够存活

  10月,上海,闲鱼懒猫手游馆已经关门。新京报记者 覃澈 摄

  2018年10月,一家位于上海的手游馆关门的消息席卷电竞圈。

  这家名为闲鱼懒猫的手游馆,由于背后投资人之一为钛度科技创始人、“中国电竞第一人”SKY李晓峰,而钛度背后更有王思聪的布局,因此自成立起就广受电竞粉丝关注,甚至被誉为“上海最有氛围的电竞聚集地”。然而短短1年不到,这家手游馆就宣告关门歇业。

  这不是第一家关门的电竞馆。

  “市场不好做了,决定还是撤退了。”手游馆老板王华(化名)颇无奈。在朋友圈发出“店铺转让”的消息后,他翻出4个月前自己在手游馆开业当天拍的照片,那时的他还畅想着能通过手游馆挣出一个美好未来。

  “感觉电竞馆就是个伪命题,市场和玩家都还没做好接受这样一个场所的存在。”王华说。

  2017年,手游馆成为电竞圈的新风口。一时间,开设手游馆成为电竞行业的热门趋势,手游馆在多个城市林立。

  但冬天似乎来得很快。不少手游馆老板发现,市场并非想象那么繁荣。资本的助推,让手游馆一度红火。然而,定位不准、商业模式不明、缺乏核心竞争力等问题,让一些手游馆迅速涌现,又迅速倒闭或退出。

  “现阶段市场中最多20%的手游馆能够存活。”电竞圈投资人刘骏(化名)向新京报记者分析称,“其他80%的手游馆没有电竞资源、无法组建比赛、无法借平台延伸其他业务,很难继续下去。”

  手游馆走到十字路口,路在何方?

  王思聪、SKY都“救不活”的网红手游馆

  闲鱼懒猫关门了。钛度科技总裁杨沛认为,手游馆失败的原因一方面在于市场属于早期阶段,消费者仍需培养;另一方面则忽略了对手游馆餐饮水准的要求。

  10月19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上海市四川北路中信广场的闲鱼懒猫手游馆。这座2层独栋小楼大门紧锁,玻璃门上贴着“店铺出租”的消息和联系方式。从一楼玻璃窗往里看去,室内已人去楼空,店内装修也被全部搬空。

  这里是曾经被SKY和钛度科技一度寄予厚望的手游馆。SKY(李晓峰),钛度创始人之一,因魔兽争霸世界双冠王而名满电竞江湖。而王思聪投资了钛度,钛度投资了闲鱼懒猫,这家手游馆也因此受到圈内关注。

  2017年12月,SKY在闲鱼懒猫开业发布会现场曾表示,未来将是移动电竞很火的一个时代,基于这个判断与考虑,经过长达半年的调研与策划,成立了闲鱼懒猫,期望能够成为上海手游电竞爱好者的圣地。

  闲鱼懒猫以主题餐吧的模式,以SKY的个人IP以及业内资源,通过举办比赛等方式吸引粉丝,再借餐饮服务为店铺带来流水,进而打造集社交、电竞赛事、餐饮资源集合的线下馆业态。不过不到1年,这家手游馆关门歇业。

  据媒体报道,这栋小楼有800平方米,一楼面积约394平方米。记者从中信广场相关人员处得知,一楼的租金为每平每天22元。如果按照394平方米计算的话,该层楼每月租金就需要26万元。“我们已和闲鱼懒猫终止了合约,具体细则已私下谈妥。”其表示。

  手游馆附近一家餐饮店工作人员回忆称,手游馆生意并非外界想象中那么火爆,“感觉生意很一般,没看到特别多的人来玩。”

  “这是我们尝试性的一次投资。”10月19日,钛度科技总裁杨沛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开设手游馆的初衷源于把移动电竞和线下社交娱乐做对接,同时钛度希望能通过这一产业,实现“以硬件设备为主业,通过资源和投资的方式,对电竞圈打造生态链环”的计划。

  “我们向手游馆输出过很多资源,包括粉丝见面会、组建比赛等都做过尝试,但粉丝流量始终提不起来,市场还是太早期了。”在杨沛看来,手游馆失败的原因一方面在于市场属于早期阶段,消费者仍需培养;另一方面则忽略了对手游馆餐饮水准的要求。

  尽管闲鱼懒猫特意在店内开设了饮食区,但其水准无法让粉丝满意。记者查阅大众点评时发现,不少顾客曾留言店内饮食不好吃、等待时间过长。其推出的三款团购套餐,在半年内销量都没超过10份。

  “当我们发现这个事不对后,马上叫停了这个项目。”杨沛解释,“只能及时止损了。”

  发展模式不明,手游馆的“典型死亡”

  游戏圈资深观察者认为,手游馆的核心并非依靠某一款游戏,或简单的饮食特色,而是在于后期赛事打造、主播陪玩等增值活动。没有资金,没有资源,很难存活。

  10月18日,思索良久后,王华(化名)最终决定将开业不到半年的手游馆低价转让。

  “每天不管是否开张,基本都在亏。”王华说,“算了,不做梦了。”

  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联合发布的《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1161.2亿元,同比增长41.7%。而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7年手机游戏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手游APP市场渗透率达76.1%,国内手游用户规模达7.76亿,人均安装3.35个手游。

  作为移动电竞直播场景落地与产业链的衍生场景,手游馆成为电竞圈的新风口。一时间,全国多地诞生出数十家手游馆。王华正是进入者之一。

  2018年6月,王华筹资40万元,在四川老家开了一家手游馆。“手游馆不用购置电脑,前期投入相对较少。同时营业执照也仅需要普通餐饮类执照即可。”王华称,一年的房租12万,加上装修费10万元,其他就是日常人力成本和水电支出,每个月需要支出2万元。

  王华计划着将手游馆打造为一个线下社交场所。“如今玩手游的玩家大多都是年龄在20-30岁之间的年轻人。”王华说,“对于他们而言,手游馆不仅是一个组团玩游戏的场所,更是一个结识朋友、增进感情的社交平台。”

  几经思索后,王华决定手游馆不收取任何上网费,玩家只需要点一份饮料或者小吃,就能尽情畅玩。“通常玩家游戏时间为2-3小时,消费水准在人均30-50元。每天只需接待30个玩家,每月就能实现回本。”王华说。

  那段时间,王华每天都在朋友圈里发宣传信息,和玩家们交流游戏开黑心得。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手游馆生意并非想象般火爆。尽管他每天都以各种理由对饮料小吃进行打折促销,却只有零散的客人前来体验。

  王华很无奈,他去同行店里转了一圈后发现,其他手游馆生意同样萎靡。“手游馆根本没人玩?”王华隐隐焦虑,又安慰自己,王者荣耀、吃鸡等手游的火爆绝对能带来玩家流量,只要熬过这段时间,以后肯定会赚钱。

  这一想法并不被业内人士认同。

  “手游馆的核心并非依靠某一款游戏,或简单的饮食特色,而是在于后期赛事打造、主播陪玩等增值活动。”10月21日,游戏圈资深观察者郭凌向记者分析称,“这不仅需要资金支撑,更需要广泛的圈内人脉资源。”

  郭凌说,“如今厂商更希望赞助职业赛事,对网吧赛等非职业电竞赛事和活动并不热衷。要组建这些赛事,通常是老板自掏腰包。”

  王华也曾考虑过不定时打造王者荣耀等手游比赛,但经过一番打听后得知,要组办这样一次赛事,虽然只需花费5万元,但成果却难以得到保证。

  王华算过一笔账:按照打造一次时长为半个月的比赛计算,前期宣传费用大约需要5000元,比赛时为选手提供的饮料餐食需要1万元,最终前三名的奖励也需要1万元,而转播机器租借、人力成本同样需要一两万元。但小打小闹的赛事所吸引到的玩家有限,通常只能起到促活的作用。要想吸引更多粉丝关注,则必须持续性举办类似赛事,甚至需要邀请职业战队参赛,以提高知名度。

  “一支普通战队的出场费动辄数万元,而在职业圈中具有高知名度的战队,出场费更是达到数十万元。”王华说,“太贵了,网吧赛每年至少需要举办一两次,成本太高。”

  王华决定将手游馆低价转让,“实在没人接手的话就改成休闲水吧,不敢再涉足手游电竞行业了。”

  幸存者:依靠高校网吧赛攒人气

  在这场行业变化中,也有幸存者。针对高校电竞爱好者举办电竞赛事,成了张晨(化名)的手游馆活下来的绝招。

  10月20日,张晨(化名)站在网咖旁,正紧张地监督着下属安装调试电脑,为即将举办的第二届王者荣耀网吧赛做着准备工作。

  作为资深从业者,张晨早在2013年就在江苏开了网咖,开始涉足网咖生意。

  “当时受英雄联盟等端游的影响,网咖业绩得以爆发式增长。”张晨回忆称,为了拉拢玩家,彼时张晨特意在网咖里划出电竞区,配置了高性能电脑和电竞椅,并不时举办一些网吧赛事。

  赛事为网咖带来流量和新玩家,也让张晨赚了不少,“举办赛事的那一个月营业额往往都会达到30多万元,是平常业绩的1倍多。”

  2018年3月,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手游的火爆,以及玩家越来越从端游向手游过渡的趋势,让以往从未涉足手游领域的张晨有了新的认知。

  “此前为了方便顾客休息,在网咖角落摆放了两三张桌子和五六个沙发。”张晨说,但他意外发现,原本只是用来供玩家休息的位置,却成为手游玩家最集中的区域。不少老顾客会聚在这里开黑。这让张晨萌发出打造手游馆的念头来。在几次往返上海的实地考察后,他最终决定将网咖划出一定区域进行尝试。

  “如果单独开一家手游馆的话,成本太高,风险也难以控制。”多年网咖经营经验让张晨清楚,手游馆很容易出现同质化,“手游馆只是寄生在网咖上的衍生产品,市场并不成熟,远远没达到独立运营的条件。”

  深知赛事对电竞推广重要性的张晨,一方面在网咖划出专门的区域,购入手游电竞专用桌椅;一方面决定仍然通过打造比赛来作为手游馆发展核心。

  2018年5月,张晨联系上此前多次合作组办网吧赛的当地高校电竞联盟,提出打造王者荣耀网吧赛的合作意愿,表示由自己提供比赛场地和奖金奖品,对方则负责在高校中进行宣传推广,并组织选手前来参赛。

  “赛事和活动是手游馆的核心,大学生则是玩手游的主力人群。”在张晨的计划中,举办一场职业化赛事需要大量电竞圈资源和资金,而针对社会人群的比赛通常很难聚拢大量玩家,只能从高校层面切入。

  那段时间里,张晨为了制造出赛事氛围,特意在手游区张贴出各种海报,同时在网咖最显眼的地方还安装了投影仪,以方便随时将赛事通过大屏幕进行直播。张晨印象深刻,在比赛期间,网咖手游区里挤满了上百名来自高校的电竞爱好者,不得不将手游区附近的电脑搬离,以腾出更大地空间接纳前来观赛的粉丝。

  “我们曾做过统计,手游区在比赛期间尽管没有盈利,粉丝购买的饮料小吃等收入基本和赛事花费金额持平。但却为手游馆吸引了粉丝,现在每天都会有四五十人来手游馆玩耍、开黑比赛。”张晨说。

  如今,张晨的手游馆微信群粉丝已突破500人,“一旦和他们建立信任关系后,玩家会源源不断地聚拢。”尝到赛事甜头的张晨开始打造起新二届的王者荣耀网吧赛。

  “80%的手游馆还在摸索”

  在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看来,电竞手游馆的作用不应局限于举办赛事、吸引粉丝等方面。有的已经开始将手游馆作为平台,聚集起手游研发商和玩家,进而形成社区。

  “手游吧只是网咖的一个分支,只是玩耍平台从端游变为移动手游,但其本质还是行使着传统网咖的作用。”10月17日,国内电竞投资人刘骏坦言。

  一年前,他曾投资500万元在国内打造了3家高档网咖,为了迎合手游玩家的需求,也在网咖中开设了专门的手游区。“每家网咖面积大约三四百平方米,其中每家都划了100平方米用来做手游区。”

  记者在刘骏所投资的其中一家网咖内看到,手游区被隔成5个小单间,其中摆放着茶几、电竞椅等设备,一旁的墙角则堆放着零食、饮料等商品。顾客花40元就可以在网咖里玩一天,房间内的饮料和零食也可以随便吃。

  刘骏称,自己希望能赋予手游馆更多的职能,而并非只是简单地接待玩家游戏娱乐。

  “手游馆同样存在‘二八定律’。”刘骏说,“在如今已出现的手游电竞馆中,有着清晰发展思路和资源的高端手游馆仅占了20%,而其他80%的手游馆,仍处于没有任何商业模式的摸索状态中。”

  所谓高端手游馆,是指真正意义上能引入电竞资源,请到一些电竞圈明星来进行宣传的手游馆。他们有足够多的资源获得投资,进而通过打造赛事、直播比赛等方式来获取粉丝,而其他市场中80%的电竞馆,很难得到这一资源。

  “如今国内类似网鱼网咖、杰拉等知名网咖都属于高端网咖,依靠深厚的圈内资源,能实现举办赛事、专业陪玩等服务。”郭凌分析称,“事实上,闲鱼懒猫诞生时也在业内被视为高端网咖,但没想到结局会是如此。”

  钛度科技负责人杨沛曾表示,虽然种种原因导致手游馆关门,但这个行业仍然有着一定的生存空间。

  据媒体报道称,同样位于上海的竞界电竞曾获得绿地集团6000万元的投资。而其在上海所开设的电竞手游馆,尽管采取月卡1500元、年卡1万元等不菲的会员制模式,如今已拥有了5000多名会员。电竞手游馆则对会员提供包括电竞教育培训、赛事策划、电竞综艺、电竞周边内容等相关服务。

  “这就是高端手游馆应该发挥出的职能。”刘骏分析称,“手游馆除了能吸引粉丝和流量外,更多应该承载公司业务落地的平台作用。”刘骏如今也在对自己的手游馆重新构造发展途径。

  “我们现在不单单是提供给玩家作为游戏区,更多的则是承担着手游制造团队交流、展示,以及游戏分发渠道的作用。”刘骏解释称,“如今手游市场日趋扩大,交流平台的重要性也越发重要起来。”

  刘骏计划将手游馆作为平台,聚集起手游研发商和玩家,进而形成社区。“手游研发商可以在手游馆中对接资本方,同时也能将游戏雏形进行展示,以及进行玩家体验。我们也会对他们提供资金以及运维和市场等方面的支撑。”

  热潮渐退,电竞落地的尴尬

  越来越多的手游馆因为商业模式不明、缺乏核心竞争力、定位不准等问题举步维艰,如今更面临越来越多手游用户兴趣消退的尴尬处境。

  “去过几次手游馆,没什么意思。现在除了朋友邀约外,基本没再去了。”在25岁的资深手游玩家马杰(化名)看来,手游馆只是个噱头。“感觉很多都是水吧、咖啡厅临时改下装修,在墙上、桌子上张贴一些游戏海报,就对外宣称自己是手游馆了,没任何实质性变化。”

  核心服务的匮乏,让玩家对手游吧的兴趣逐渐消退。大林(化名)在体验过几次手游馆后,选择了离开。

  “以前觉得只在网上开黑的网友能聚集在线下,特别有意思。”10月21日,大林向记者表示,但后来发现,彼此时间很难凑在一起,手游馆也没有更多的赛事举办、比赛直播等增值服务,平时大多数玩耍时间还是各在各家。

  让大林受不了的是,由于手游需要队友之间相互交流,而一旦不同游戏玩家聚在一起后,彼此很容易干扰到身边的其他玩家。“太嘈杂了,根本听不清楚队友,还不如在家玩得安静。”

  “在哪都能开黑,为什么非得去你店里面玩?”王者荣耀粉丝何兵(化名)同样无法理解手游吧的存在意义,“手游本来就是打发碎片化时间,随时随地玩才是本质。为什么要将大家再次绑定在固定场所?”

  手游馆的背后映射出电竞的火热。为了拉拢粉丝,越来越多的落地场所开始出现在电竞市场当中。

  “现在酒店生意只能说一般,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火爆。”10月22日,在浙江经营一家电竞酒店的陆伟(化名)向记者说。所谓电竞酒店,是将酒店房间打造为学生寝室、网吧等场景,同时配置高性能电脑,让顾客在入住时能感受到类似网吧的电竞体验。

  “通常房间都是套房改造而成,一般里面放置5台高配置电脑供玩家体验。”陆伟说,“电竞酒店也并非所有房间都如此装修。”

  电竞酒店的房间费用远比同档次的高。以陆伟所经营的酒店为例,普通套间价格在四五百元,而改造为电竞间后,房间则飙涨到七八百元。陆伟承认,电竞酒店对玩家而言仍只是“尝鲜”阶段。“我们酒店有3间电竞房,每天都会有玩家出于好奇入住,但很少有回头客。”

  “现在无论电竞馆还是电竞酒店,仍主要集中在对硬件方面的提升。”郭凌认为,“但这些都是一时热点,如果没有核心服务本质的话,很容易陷入同质化当中。”

  张晨同样承认手游馆未来出路仍集中在社区方向。“无论是比赛举办,还是游戏陪玩,都是在打造年轻人之间的社交关系。”

  “圈内曾将王者荣耀除了定义为手游外,更多的是当作一款社交软件。”刘骏解释,“如何把这款线上社交工具导流到线下,才是手游馆当下最需要考虑的核心。”

  记者了解到,腾讯视频曾在2017年9月在深圳打造过一家名为“腾讯好时光”的线下体验店,其中以微影院为核心,囊括了手游、电竞游戏、直播等衍生品。“这一尝试其实让手游馆足以模仿。”郭凌说,“手游馆作为线下文化的载体,必须承接线上文化。事实上,手游馆可以通过高手陪玩、贩卖周边产品等方式盈利。”

  (记者 覃澈)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新华网北京频道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

分享到:
( 编辑: 杨懿瑾 )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54571123641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