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

新华网北京频道 > 正文

老骥伏枥志在“马”韵流长

2018-03-12 14:53:55
来源: 北京日报
【字号: 】【打印

        北京京剧院著名马派老生演员朱强(右)登门向年已96岁的老师迟金声悉心求教。记者 方非摄

         中国京剧艺术基金会主办的“挖掘抢救整理传统剧目”阶段性成果展演,日前在长安大戏院上演《广泰庄》。这部马派经典作品已经六十多年没有演出,此次由著名马派老生朱强主演,吸引了不少戏迷前来观看。台上朱强饰演的徐达文武并重,台下一位老人紧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目光似乎有些挑剔。

        这位观众正是该戏的传承人迟金声。老先生精神矍铄,腰板挺得笔直,今年已经96岁的高龄了。57岁的朱强从1988年开始跟着老先生学戏,到今年也已经整整三十年了。这一对特殊的师徒,还在一心一意传承京剧马派艺术。

        老师迟金声

        问不倒的梨园“活化石”

        在朱强和众多同行眼里,迟金声就是梨园行里的“活化石”。老爷子生于1922年,自幼追随马连良先生学戏,10岁登台演戏,上世纪六十年代正式拜马先生为师。老爷子见证过京剧最辉煌的时期,看过真玩意儿、好玩意儿。他家桌子上的玻璃板底下压着的是他年轻时和尚小云这样大家的合影,照片已经有些模糊了,但辉煌年代的京剧却深深镌刻在老人的脑子里。

        迟金声不仅热爱京剧,在这门艺术的学习上更是天赋异禀,马连良的戏只要看过一遍就能学会。有的戏马连良也只演了一两次,但他却能记下来,看了其他人的戏也是过目不忘。当年他并没有学《广泰庄》这出戏,只不过是马连良教谭元寿时,他在一边看着就记下来了。

        因为学得多、看得多,凡是京剧的事儿几乎问不倒他,即使不知道准确答案,也能告诉你应该去找哪本书看。比迟金声小几岁的谭元寿,也习惯有拿不准的事儿就找他问。正是因为这份博闻广识,京剧音配像工程四百六十多部戏,迟金声除了亲自上阵演出,还参与了至少九成剧目的排演。

        老爷子对于现在的梨园行也不陌生,有了什么新戏、出了什么好苗子,他心里都清楚。因为他不仅经常去剧场看戏,家里的电视也总是锁定戏曲频道。北京京剧院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演员进剧院后没演过几出戏,但迟金声却知道她是难得的黄派旦角。“可惜演出的机会太少,这几年没看见她演什么戏。”老爷子一边摇头一边遗憾地说。

        学生朱强

        三十年向老师学戏不辍

        “这里有点窍门,你要用上半身带动脚步,脚后跟先转,脚尖就跟过来了……”前几天在电视上看了朱强演的《甘露寺》,这次恰巧朱强上门,老爷子就跟他说起当年马连良是如何处理人物细节的。

        迟金声不仅是马连良的弟子,也是后者从事戏曲教育的左膀右臂。因为嗓音“倒仓”没倒好,他很早从舞台上转为幕后,更多地从事戏曲教育工作。当时马连良演出繁忙,很难抽出大块时间来教戏,一般教一出新戏都是迟金声先代为教授,到最后验收时,正牌儿的老师再来指点一番。

        说到这儿,就不得不提朱强和迟金声之间特殊的“师徒”关系。朱强的老师张学津是马连良的得意弟子,但张学津跟马先生只学了几出戏,大部分戏都是跟着迟金声学的。后来,朱强拜了张学津为师,但同样因为老师演出太繁忙,他也是跟着迟金声学习。师徒两代追随同一个老师,也算是一段“梨园佳话”。

        三十年来,只要人在北京,朱强就会抽空去迟金声家。“先生的家门24小时对我开放。”朱强说,老先生对学生绝对是倾囊相授,只要学生跟他提起某个戏,老先生回家就会整理剧本和资料,下一次学生上门就可以学习了。

        行里常开玩笑管迟金声叫“半导体”式老师,因为他不仅教学生表演,还能用导演的思路教学生,这与普通的演员当老师大不一样,也让学生受益匪浅。

        迟金声年事渐高,朱强也能够感受到老人心里的紧迫感。“我只要一进门儿,他就开始给我说戏,一说就是几个小时,似乎都不觉得累。”近十年来,这样学习的过程都被朱强用摄像机一一记录下来,“将来这可都是宝贵的资料。”

        谈到马派的传承,迟金声说就一个字“少”,“马先生演了那么多戏,如今能传下来的太少了。我们过去学戏,只要是老生的戏都学。现在的演员是学一出唱一出,演出机会又那么少,学的也就更少了。”朱强已经是知名演员,年龄也接近退休,但迟金声对他的嘱咐还是“多学戏”。

        师徒心愿

        让后人对马派了解更全面

        96高龄的迟金声除了腿脚不大灵便,身体其它方面都不错,还经常出去买菜、遛弯儿,逛逛潘家园的地摊儿。说起自己长寿健康的秘诀,老先生笑着说没有秘诀,他也从来不信那些养生秘方,“不科学的东西我可不信,要说有秘诀那就是爱动脑子。”

        他说,年轻的时候教戏是为了养家糊口,如今教戏、整理剧本,更像是娱乐和运动,“反正我没事的时候,脑子也老得动着。”

        作为幕后的老师,迟金声虽然教过不少人,但并不为人所知。他自己也是低调谦和,默默为京剧艺术做贡献。朱强说,老先生的这种人品对自己影响也很大,“他让我知道学戏先学人,学艺做人都得低调。有时候不需要说什么大目标,只要踏踏实实地一步一步去做就行了,过段时间回头再看,就发现自己干了不少事。”

        迟金声对马派艺术传承的热忱,也深深地影响了朱强。已接近退休年龄的他早就是剧院的领衔主演,在马派艺术上的成就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完全可以吃老本了。可他还是“马不停蹄”,更愿意抽出时间多学几出戏,哪怕就是《广泰庄》这种比较基础的戏。“所有和马派有关的戏我都想学习,现在又有老师教,何乐而不为?”《广泰庄》演出时,朱强特意用高调门演唱,“我想让后来的演员知道,马派的戏早期也有高调门的,让马派传人对马派艺术的了解更全面、更真实。”

        老师传承马派的心愿,朱强就这么接了过来。刚演完了《广泰庄》,老先生又给朱强安排了新的剧目。“具体剧目还得保密。”朱强笑着说。(记者 牛春梅)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新华网北京频道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

分享到:
( 编辑: 刘文敏 )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524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