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

新华网北京频道 > 正文

北京发现兰花新品种

2017-11-05 08:52:07
来源: 新京报
【字号: 】【打印

  北京无喙兰

    北京无喙兰为腐生性兰花,自身没有叶绿素和叶片,无法进行光合作用,只依靠土壤中的特殊真菌提供养分。因为这种兰花无蕊喙,所以是无喙兰属。蕊喙是指兰科植物的蕊柱前面舌状突起的部分。

    近期,北京发现了一株命名为“北京无喙兰”的兰花新品种。这是目前我国唯一以北京命名的兰科植物。记者从市园林绿化局了解到,近年曾发现多个首次出现在北京的物种,如扇羽阴地蕨等。北京市园林绿化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处副处长黄三祥认为,近几年,北京生态环境逐渐改善,珍稀物种逐渐开始在北京回归。

    新发现兰花无叶绿素靠真菌生存

    近日,北京地区发现了一个无蕊喙的兰花新物种,被命名为“北京无喙兰”。据介绍,这是目前我国唯一以北京为模式标本产地、以北京命名的兰科植物。同时,也是无喙兰属在中国分布的第3个物种,全世界也仅有7种。目前,有关学术论文日前发表在最新一期的国际植物分类学界主流刊物《植物分类》上。

    通过10年调查,北京林业大学博士沐先运发现了这一新物种。他介绍,这种兰花为腐生性,自身没有叶绿素和叶片,无法进行光合作用,只能依靠土壤中的特殊真菌,对环境要求更为苛刻。截至目前,仅发现17株北京无喙兰个体。

    发现这一兰花后,沐先运先后与植物分类专家进行交流,同时,经过细微结构分析、查询文献,并与俄罗斯专家沟通及国内兰科专家确认后,发表了这个新物种。

    专家认为,在几代植物学家近百年的研究基础上发现这一新物种,是对北京野生植物多样性研究的重要贡献。这一新发现也使北京地区的野生兰科植物增至18属24种。

    北京发现多个首次出现物种

    近几年,一些以前未发现的物种相继出现。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相关负责人举例,北京无喙兰和扇羽阴地蕨均为北京地区首次发现。此外,全球第二株野生的、北京市特有的极度濒危物种——百花山葡萄,也在百花山地区被发现。

    此外,根据野外调查发现,北京市一级保护植物北京水毛茛种群数量及栖息地不断扩大。同时,还发现了近40年来未见活体的珍稀植物山西杓兰、北京地区尚无文字记载的珍稀优良用材树种铁木等。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处副处长黄三祥介绍,通过近几年调查,北京地区生物多样性相比过去有所改善,植物方面发现很多以前并未出现的新物种。野生动物以鸟类为例,每年都增加新发现的物种。

    焦点1

    北京发现新物种说明什么?

    可佐证北京生态环境正在恢复

    北京陆续发现多个新物种有何意义?黄三祥介绍,近年,野生植物和野生动物方面都有新发现,说明北京的生态环境有所改善,比如北京市一级保护野生植物北京水毛茛。黄三祥将之称为水质指示物种。他解释,北京水毛茛对水质环境要求较高,需达到二类水,相当于饮用水级别。如果水质恶化,北京水毛茛就会逐步消失。

    这几年,调查人员不断发现北京水毛茛的“踪影”。“以前只在北京松山保护区发现过”,黄三祥回忆,近期,我们在玉渡山、昌平南口等地也有新发现。这说明适宜它生长的环境逐渐变多,水质改善。

    在黄三祥看来,这次北京新发现的兰花,也能够佐证北京的生态环境正在恢复。他说,兰花一般对土壤和水分光照有严格要求。比如,这次新发现的北京无喙兰要靠土壤中的真菌汲取养分,传粉及种子萌发也需要满足特定条件,能够说明北京地区生态系统变得稳定,外界干扰变小。

    焦点2

    如何保护野生动植物资源?

    专项行动查获解救400余只野生鸟

    对于像百花山葡萄等数量较少的珍稀野生植物,研究人员也一直在推动人工扩繁并回归野外。黄三祥说,现在已经开始有成功回归野外并开花的百花山葡萄。

    此外,自然保护区管理能力也将进一步加强。黄三祥解释,未来,自然保护区内将更优化相关野生动植物管理,比如某一物种在哪里发现的,有什么危险因子可能影响其生存。

    同时,北京还将推动湿地建设,十三五期间,北京将新增3000公顷湿地并恢复8000公顷湿地。新的造林过程中,也将逐步增加乡土树种及果树等树种比例。黄三祥解释,湿地是生物多样性较多的区域,而种植鸟类爱吃的结果树种,可以吸引更多鸟类。

    这也对鸟类保护提出更高要求。今年9月15日开始,北京开展长达两个半月打击非法捕鸟的专项行动。黄三祥说,专项行动已查获解救400余只野生鸟。此外,北京也严查乱捕乱猎野生动物行为。据介绍,今年,北京市野生动物案件立案29起,破案24起,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31人。

    ■ 对话

    对话人:北京林业大学博士、“北京无喙兰”发现者 沐先运

    新品种是在延庆山区意外发现

    这株命名为“北京无喙兰”的发现者是北京林业大学博士沐先运。十年间,他曾数十次深入山区调查。这次偶然发现新物种,是他在对北京另一珍稀兰花——山西杓兰进行长期跟踪调查时,在延庆山区发现。如何发现这株新兰花,怎样进行野外跟踪调查,北京地区兰花情况如何?近日,记者就上述问题采访了沐先运。

    新京报: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现的这株新兰花,当时心情怎样,如何确定这是一株新物种?

    沐先运:今年9月份时,我们在延庆山区寻找另一种兰花。下车后,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山路后,发现了这株兰花。一开始,我们并没觉得它是新物种,以为是一种分布非常广的野生兰花的个体变异,只是拍了一些照片。回来和其他老师交流,鉴定照片时,发现不太对劲。

    这个兰花特别小,大概4到5毫米长,不到2毫米宽。所以,第二天其他老师立马又上山拍了细微特征,比如花瓣是否开裂等。最终,通过查阅文献,与俄罗斯专家沟通及国内兰科专家确认后,发表了这个新物种。当时我们在野外的时候,没想到它会出现。后来仔细研究对比发现是新物种,还是比较兴奋。

    新京报:这株兰花只有不到5毫米长,在茂密的山区里,你是怎么发现的?用了什么高科技仪器吗?

    沐先运:只能靠眼睛看,没法用什么仪器。植物是不动的,所以你只能去找它。我们一般去人迹罕至的地方,钻林子,一块一块找,低着头慢慢钻。用我们自己的话说,就是“用脚步丈量山”。

    新京报:目前,北京野生植物资源情况如何?

    沐先运:我在自然保护区工作,平时会关注植物保护,特别是北京珍稀濒危物种调查,兰花是调查对象之一。近年关注杓兰比较多,它们的花朵一般很大,很好看。这几年调查发现,大花杓兰等杓兰的栖息地都是游人经常去的,可能会对种群生长有影响。比如百望山,很多草都已经踩平了,希望能够加强这方面的保护。

    记者 信娜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新华网北京频道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

分享到:
( 编辑: 周小红 )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54541121907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