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

新华网北京频道 > 正文

名叫“北京”就要对得起招牌

2017-09-14 09:25:00
来源: 北京日报
【字号: 】【打印

        故宫的威严神秘、市井的世俗喧嚣、琉璃厂的书香气息,融化在京胡、三弦的旋律中……大型民族管弦乐音乐会《追梦京华》日前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上演,这也是北京民族乐团成立两周年的音乐会。

        作为全国首家企业化运作独立法人的民族乐团,成立于2015年9月10日的北京民族乐团,还是个两岁的“婴儿”,不过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们守着“北京”这两个字赋予的文化内涵,在民乐市场上“玩命儿干”。

        作品透着一个味儿:京味儿

        《追梦京华》音乐会,透着一个味儿:京味儿。

        民族管弦乐《追梦京华》是这场音乐会最重磅的曲目,由作曲家关迺(nǎi)忠改编自自己的同名二胡协奏曲。京韵大鼓、西皮慢板、单弦、京剧二簧、传统唢呐,这些北京人熟悉的音响分散在各个乐章中。鼓点敲出了春日故宫北海的生机勃勃,京胡带出了皇城根儿下除夕时节的欢声笑语,透着无法言说的亲切感。

        “我是老北京,北京民族乐团是我家乡的团,我得给北京写点音乐。”2015年刚刚听说北京民族乐团成立的消息,关迺忠就特别兴奋,一口答应了乐团的委约,将自己的二胡协奏曲改编成民族管弦乐。经过一年时间的再创作,他在原有四个乐章“闹春”“夏夜”“金秋”“除夕”基础之上,增加了第五乐章“新春”,将二胡的主旋律巧妙地分配给不同乐器。

        别看关迺忠已八十高龄,但他的作品既现代又有难度。“比如一组六连音,要是由单个乐器演奏就很简单,可关老师的设计是让琵琶奏前两个音,二胡拉中间两个,笛子奏最后两个,接起来就很难。”北京民族乐团团长李长军介绍,乐团在排练时,没少在这些地方下功夫,期间又反复跟作曲家关迺忠沟通协调,这才把大型民族管弦《追梦京华》的正式首演磨了出来。

        全年150场,两天一场演出

        首演夜,看着现在这支刚刚成军两年的队伍,李长军百感交集,差点哭了出来,“两年前打击乐等大件乐器全都是外借的,现在台上的基本上都是我们自己的;两年前我们没有统一演出服,台上有五六种颜色,现在我们穿上整齐的演出服了。”

        隶属于北京演艺集团的北京民族乐团,是全国首家企业化运作独立法人的民族乐团。企业化运作意味着什么?自负盈亏。李长军回忆起来都觉得心酸,由于没有足够的资金,现在只养得起四十几位团员,要排大型管弦乐作品,只能向别的乐团借人,团里的小排练厅也容不下七十多人一起排练。这次《追梦京华》演出就遇到了这个问题,“我特别感谢北京交响乐团,只要他们不排练,就愿意把排练厅让给我们用,这样我们才能一起坐下来排练。”

        这两年间,有一笔账一直在李长军脑海中:一年团里正常运营开销大概需要500万元,如果各项资金支持达到七八成,剩下的钱就可以靠自己赚回来。不过,现实是,乐团的压力还是不小。乐团成立第一年,获得了政府98万元改革扶持资金,第二年达到了200万元,“虽然扶持资金已提高到四成,但剩下的300万元‘亏空’需要我们自己挣,而这个数字对我们来说还是很有压力的,我们必须要铆足劲儿干。”

        就凭着这样的家底,李长军带着团里的几十人“玩了命地干”。为了2000元钱的音响钱,他跟供货公司拼命砍价;没有创作经费,他就到处找企业赞助创排剧目,也争取到了国家艺术基金的支持。演奏员们也很拼,去年全年演出共130场,今年的计划加到了150场,这意味着两天就要上一次台,任务异常繁重。

        努力最终带来了成效,两年过去,这个新生乐团的经营能力在北京演艺集团中已位列中游。

        闯市场,十八般武艺使出来

        一个乐团要在市场上闯出名堂,最终还得靠作品。可行内人都知道,民乐演出市场一向不温不火,正经八百的民乐演出很难吸引到观众。“我们前身是北京歌剧舞剧院民族乐团,主要是做一些电影音乐会,唱歌、跳舞、杂技的演出也接,和民乐其实没有什么太大关系。”

        “现在我们既然叫北京民族乐团,就要对得起这个招牌,只有扎根北京,有地域文化特色,才能一步步走下去。”在这两年中,乐团先后推出了《北方情思》《乐话北京》《土地的吟诵》《五行》等带有地域风格特色的节目,其中既有传统的民乐演出,也有结合声光电等现代手段的情景音乐会,还有面向市民的消夏音乐会。而乐团制作的中国首部打击乐儿童剧《寻找最后一滴水》,在全国各地巡演已达30场。

        刚刚首演的《追梦京华》是北京民族乐团第一部属于自己的大型民族管弦乐作品,乐团正在创排的国乐新京剧《春江花月夜》也将于10月末上演。届时,9位演奏家和两位京剧演员将跨界合作:两位京剧演员跨行当表演一个完整的爱情故事,演奏家则把《春江花月夜》的曲子穿插在5个乐章中。“为了闯出一条路,他们把十八般武艺全都使出来了。”二胡演奏家陈军感慨地说,“乐团所有音乐都围绕北京两个字,不管是三弦、二胡,还是打击乐,都围绕一个主题,这很不容易,是要动脑子的。”

        “短短两年,乐团的骨干力量已经形成了,有了骨干就好办。”担任北京民族乐团艺术顾问的作曲家赵季平听了《追梦京华》音乐会,信心满满地说,“一个城市有自己的交响乐团,也应该有一个非常棒的民族乐团,更何况我们是首都,应该把民族音乐的精华传承下去。”(记者 韩轩)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新华网北京频道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

分享到:
( 编辑: 刘文敏 )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661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