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

新华网北京频道 > 正文

凯丽又找到了《渴望》的感觉

2017-04-27 17:00:39
来源: 北京晚报
【字号: 】【打印

  《人民的名义》是一部男人戏,男人们之间斗智斗勇的情节十分抓人,相比之下,女性角色大多是绿叶,戏份不多。但当剧播到后半段时,吴惠芬这个角色跃然于荧屏之上,饰演者凯丽在有限的戏份中,将一个内心涌动而又隐忍克制的复杂角色演绎得淋漓尽致,她的演技让不少观众为之惊叹,甚至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格分裂的高官夫人,就是当年那个“刘慧芳”,甚至有网友总结出了她在剧中每一个微笑背后隐藏的不同情绪,称之为教科书般的“凯丽式微笑”。

  凯丽起初觉得自己在剧中戏不重,心想自己也不用配合着宣传,因此在《人民的名义》热播的时候,凯丽正在国外休假。可没料到的是, 这部剧在国内爆火之后,迅速影响到了海外的华人。她看到国外的朋友也在讨论这部剧,在路上遇到华人直接就叫她“吴老师”,有朋友开玩笑地让她请客吃螃蟹,她半晌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剧中吴老师给侯亮平做螃蟹的情节让人印象深刻。昨天,刚回国不久的凯丽接受了北京晚报记者的独家采访,聊到《人民的名义》不断蹿高的收视率,她止不住地感叹:“我只有在《渴望》的时候有过这种感觉,后来虽然也有几部戏不错,但都没有这一部达到‘全民追剧’的热度,真是奇迹了!”

  进组半个月哪都不敢去

  导演李路是凯丽的师弟,两人此前有过合作,关系一直很好。凯丽说,李路从周梅森家里拿了剧本出门后就给她打来电话,邀请她参演《人民的名义》。起初李路是想让凯丽演李达康夫人欧阳菁,后来他觉得吴惠芬这个角色更有分量,便做了调整,他对凯丽说:“这是一般人演不了的,姐姐必须你来。”凯丽回忆,当时自己满口答应了,实际上这是个什么样的角色,戏多戏少,和谁搭档,她都完全不清楚。直到进了剧组,凯丽看到这个剧居然是这么“大部头”,组里一票的实力派演员,再读到吴惠芬这个角色,她心里咯噔一下:“这样的人物,说挑战都有点轻了!”

  当时凯丽的第一反应是,高育良谁演?李路导演带她先去剧组看了照片,凯丽此前并不认识张志坚,但是看过他的戏,对他印象深刻。见面后,凯丽心里一下踏实了:“他特别有男人的味道,有人格魅力。这个男人必须要让我服气,否则‘我’不会压抑这么多年离不开他。如果他是一个很瘦小、其貌不扬的人,我可能会换一种表演方式。但这个人实实在在站在那,我一下就放心了,所以我们合作得特别默契。”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但两人并不需要磨合期,直接就开始演,“每场戏演完,我们眼神一对,什么就都有了。”凯丽笑着说。

  在剧中,凯丽饰演的吴惠芬是汉东大学历史系教授,同时也是省委副书记、省政法委书记高育良的妻子,她几乎所有的戏份都是在家里与张志坚饰演的高育良对话。张志坚后来算了一下,他们一共有158场对手戏,拿下这些戏并不轻松,“我们的情节就是坐在那说,也没有什么辅助的东西,所以只能靠眼神、语气、表情。”凯丽在组里待了大半个月,拍摄地点在南京,可她回忆道:“那段时间都不敢去干别的,偶尔有个一天半天不拍戏,南京那么多朋友我都不敢约,怕(状态)出去就回不来了。心里要的劲儿太大了,人物太复杂了!”

  拍摄多是内景,为了避免户外光影响,因此整个屋子的玻璃被全部挡黑。“每次一进去就是黑乎乎的房子,阴沉沉的,我都压抑坏了。而且我们经常是拍到凌晨,才说两句,突然听到打呼噜声,哪个场工睡着了,于是再去找,拍下来非常疲惫。”凯丽说道。但是她感激地说:“一个好‘对手’对演员来说,可遇不可求,他(张志坚)如果演不好,我也好不到哪去。他的戏那么棒,把我们的人物关系就这样带出来了。”

  为角色完整自己加台词

  吴惠芬在剧中性格的揭露有一个缓慢铺垫的过程,前半段她在家里与高育良一起分析局势,看起来像一位贤内助,夫妻关系颇为和谐,然而随着剧情发展,这个家庭的秘密逐渐被揭开,貌似美满的婚姻之下实际上隐藏着巨大的危机,在36集,一直隐忍的吴惠芬终于有了一次大爆发。这段3分15秒的戏份中,凯丽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诠释着内心的愤怒和不解,然而这种积蓄已久的爆发又是极为克制的,当她的释放被高育良的权威无情地压制时,她又迅速将情绪转化为极致的忍耐,眼眶中噙着泪水,嘴上却要保持着微笑,继续服从高育良的命令。

  凯丽饰演的吴惠芬在戏中最多的是微笑,但每一个微笑都含义复杂。当她说“这世上最缺的是忠诚的人”,笑中暗含了对高育良的嘲讽,当她说“你自己要小心”的时候,笑中又怀着对高育良的关切和担忧,而当她与高育良因“小高”而争论时,她一句看似缓和气氛的“你帅,可是你老了”,却流露出一种无可奈何的落寞之笑。网友总结《人民的名义》中的演技担当:“男有达康,女有惠芬。”

  对凯丽来说,这是一个自己演员生涯中绝无仅有的角色:“我拍戏的时候说得最多的话是‘为什么要忍,不能理解’,要是我的话,一分钟都忍不了。”但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在剧中面对着已经破裂的感情和背叛自己的丈夫,却要维持形式上的婚姻,甚至不仅自己忍了,还要去劝祁同伟的妻子梁璐也忍下来。凯丽对记者说,连导演和编剧都说,吴惠芬是电视剧荧屏上十几年都没有出现的角色:“这样的高官夫人,还是这样的婚姻状况,之前哪有啊?”对凯丽而言,则必须努力去体会这个角色:“作为女人,作为母亲,遇到这样的事,这样的身份,她会怎么做?”

  凯丽坦言,在现实生活中,其实不乏这样的婚姻状况——夫妻已经没有感情,却因为种种原因还要维持“形婚”,这对双方都是一种煎熬。当她深入理解角色后,她觉得戏中必须要表现这种心理下对人的伤害,于是她向导演李路提出加一场戏,以使这个形象能够更加完整,于是就有了姐姐吴法官从医院接她回家的戏,戏中道出了吴惠芬已经是长期抑郁症患者。原本这场戏是想放在医院拍的,后来因为场景不好协调就放在了家门口。这场戏的台词全部都是凯丽自己写的,“因为编剧写了太多人物,不能完全考虑周全某一个人物,但我既然接这部戏,就想尽力让它完整,让它能够自圆其说。”

  按照周梅森的解读,吴惠芬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她与高育良在婚姻中各取所需,互相利用,维持着自己的利益。凯丽进一步认为:“她是一个要脸不要命的人,她实际上没有实现精神上的独立,还是依附于这个男人,离不开他。”不过好在,剧中为吴惠芬埋下了一个线索,那就是女儿。身为母亲的凯丽觉得这一点帮助了她更好地理解这个角色:“因为母爱,为了女儿可以牺牲一切,两口子闹了别扭,但是想到对孩子会带来伤害就隐忍了,这也是她值得同情的地方。”

  如果说遗憾的话,凯丽觉得如果能再给她多一些时间,自己还想跟张志坚再加一些戏份。不过看到吴惠芬这个角色在观众心里扎了根,她已经很欣喜了:“之前演婆婆妈妈的太多了,这次让大家看到,凯丽也能演这样的角色。”(记者 成长)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新华网北京频道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

分享到:
( 编辑: 刘文敏 )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885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