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

新华网北京频道 > 正文

小心上当!北京地铁站出现“差钱买票”骗局

2017-03-01 16:22:54
来源: 北京晚报
【字号: 】【打印

  “我的钱包丢了,要回天津,没钱买票了。能帮帮我吗?”地铁三元桥站,一个戴着眼镜、一身黑衣的年轻人拦住了刚刚来京的张小姐。

  几番交谈之后,年轻男子十分为难,“真不好意思,跟女孩子张嘴借钱。”

  张小姐上下打量一番后觉得眼镜男怎么看都不像坏人,“兴许真的是遭了难了。”

  在眼镜男的提议下,双方加了微信好友,张小姐转账50元至眼镜男微信中,男子称回到天津后便会还钱。

  张小姐等来的不是借出的50元钱,而是眼镜男将其拉黑、再也无法联系。像眼镜男这样的地铁“差钱买票族”游走在北京许多地铁站中,无数次重复着这套说辞,使得许多乘客上当受骗。

  本报去年4月5日报道“北京南站‘差钱买票’骗局曝光”后,火车站中的此类骗局几乎绝迹,而后骗子开始出现在地铁站中行骗,继续上演着没钱回家的苦情戏。

  狩猎于流量大站 每站两个行骗者

  三元桥地铁站,许多拉着行李箱的乘客行色匆匆,张小姐一边看着手机中的信息,一边看着站台中的地铁线路图,第一次来到北京的她对于坐地铁还有些陌生。

  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年轻人站到了张小姐面前,微微地点着头,说话间面露难色,有些难以启齿。

  眼镜男告诉张小姐,他的家在天津,在北京出差时钱包被盗,无法回家。“他想跟我借钱,回家之后还给我。”

  交流中,张小姐上下打量了一下眼镜男,黑色风衣、休闲板鞋、皮质双肩背包、苹果手机……

  两个人掏出手机加为微信好友,张小姐向眼镜男转账50元。眼镜男双手合十,带着感激的目光向张小姐表达谢意,“我觉着我第一次来北京就干了把助人为乐的事情,我还挺美的。”

  就在眼镜男行骗时,站台中一个穿着灰色棉衣的男子也拦住了一名女乘客。与眼镜男直接要钱不同,灰衣男的方式是假装问路:“去火车站该怎么换乘?”

  待灰衣男说出“借钱”二字后,这名女乘客摆摆手快步离开。当多数乘客乘车离开,眼镜男与灰衣男便凑到了一起,低声交流几句。当下一趟列车进站后,两个人便分开盯着下车的乘客,寻找新的猎物。

  在地铁东直门站,同样是两个男子游走在站台中寻找目标,不时拦住乘客,上演丢失钱包无法回家的苦情戏。“这人说钱包丢了没钱回南京,我说你坐动车还是普通车,他却让我帮他查车次和票价,这也太扯了,自己坐车都不知道坐什么,感觉像是骗子。”一名女乘客听了骗子几句话后便选择离开。

  在地铁6号线朝阳门站站台,两个中年男女同样游走在站台中,钱包丢失也是他们向乘客借钱的理由。目的地仍旧是天津,但不是回家,是去看望正在读大学的儿子。

  骗子被怼后怒问“你怎么一点儿爱心都没有”

  地铁6号线朝阳门站,一对中年男女脚步很慢,只停留在6号线换乘2号线的楼梯周围。一名男乘客拉着行李箱,准备换乘6号线至金台路站。中年女子跟在他身后,带着哭腔拉了拉他的衣袖,“我的钱包丢了,要去天津看上学的儿子,能借我点钱吗?我到了天津就还给你。”

  男乘客停下了脚步,听着中年妇女略带哭腔地讲着故事。一个中年男子拎着公文包,站在距离他们两米远的地方观察着,看到男乘客并无掏钱的意思,也加入了骗局。

  “说是钱包丢了,跟我借钱去天津,到了就还。”男乘客称自己没有现金,中年女子顺势掏出手机说可以微信转账。

  “你有手机怎么不直接微信买票呢?”中年女子吞吞吐吐地说,微信支付与银行卡捆绑,跟着钱包一起丢了。

  “那你打电话找亲戚朋友,或者让你儿子微信转给你多好。”男乘客的语气带着戏谑。中年男女看着男乘客咬着牙甩出一句话:“你怎么一点儿爱心都没有!”

  “我在火车站里见过这样骗人的,在地铁里还是第一次。”男乘客早已识破了骗子的伎俩,只是想听听他们拿什么样的故事骗人。

  小薛曾在三元桥地铁遇到过这样的骗局,骗子张口就说要去北京站坐车,但是票丢了,要借50元钱。“那男的还用着iphone6plus,我说兜里就有十几块钱,他还死气白赖地说,你有银行卡吧,旁边有取款机,取一百借给他。”在被小薛拒绝后,骗子的语气不再理直气壮,而是说:“那你把你那十几块钱给我吧。”哭笑不得的小薛转身离开。

  为何被骗子挑中“我们都是‘傻白甜’”

  被男乘客怼回去的中年男女转身走上楼梯,进入站厅寻找猎物。在几次试探未果后,他们找到了乘客刘小姐,同样的说辞重复一遍后,女乘客掏出15元钱递到了他们手中。“我以为他们说的是没钱坐地铁了,接过钱后,却跟我说他们是要去天津看儿子,45块钱一张票。”

  刘小姐也有些难为情,这是她第二次来北京,此前在北京实习过两个多月,这次是来北京找工作。“其实我自己也没什么钱,但是他们说得特别可怜,那女的都快哭了。”刘小姐与她互加微信并转去了100元。“也想过可能是骗子,又一想万一不是呢。”

  张小姐和刘小姐等来的都是不再回复,最终被拉黑。

  来北京参加艺考的小孙住在东直门地铁站附近,与她同屋的都是来京参加艺考的高三学生。

  来京不到一周时间,小孙分别被两名男人在2号线东直门地铁站中拦过,均称差钱买票。第一次是一名二十七八岁的男子拦住了她,“穿着风衣,看上去温文尔雅,怎么看都不像是坏人,听口音是南方人,说话的时候很是难为情的那种感觉,感觉有个地缝他都能钻进去。”小孙决定向他转200元钱,帮他脱离困境。

  “转账时提示该用户被多次举报。”小孙一下子变得警觉,男子辩称自己以前是做微商的,被客户恶意举报过。小孙摆摆手转身离开,男子跟在后面不停地编着故事。

  两天之后,同样在地铁东直门站,小孙又被一个戴着金链子的男子拦住,一听到故事的开头,小孙已经猜到了结尾。

  小孙的几名艺考舍友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并有人给行骗者100多元钱。“我长得就那么好骗吗?后来想想,我们一看就都是‘傻白甜’的那种小姑娘,容易上当。”

  行骗者消费爱心 乘客莫让爱心蒙了眼

  “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事儿。”三元桥地铁站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该站地铁客流量很大,工作重点在维持站内秩序与乘车安全,很难在工作中发现这样的骗局。

  一名三元桥站站内民警表示,乘客遇到类似情况应到地面派出所进行报案。警方可以通过视频监控进行辨认,并通过技术手段对微信转账记录的数据进行恢复,对其行骗证据进行取证,协助受骗者对其进行指认,在掌握证据后对其进行打击。

  北京京禧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洋表示,刑事案件与社会治安问题都属于公安部门的职责范畴,此类骗局便属于社会治安问题。受害者在被骗后,可以拨打110报警并留存相关证据。在锁定嫌疑人并进行抓捕后,相关部门也应根据是否团伙作案、数额多少、情节轻重、客观损害、社会影响等几个方面对其进行量刑。

  在心理咨询师白璐眼中,大家愿意为别人的困难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这比麻木和漠不关心要好得多。而当一个陌生人站在面前,需求几十元、甚至一二百元的求助时,一些人怀着即使被骗也认了的心态,进行了一次自我认同和暗示。

  “现实遇到这样的事情时,我们可以多想一点,借钱者既然有手机为什么不与亲友联系,非要在地铁里要钱呢?别被自己一时涌起的爱心蒙了双眼。”

  “走的时候我跟他说,如果你要还的话,不用加倍什么的,我借你多少还我多少就好。”几天前,王小姐在地铁中对行骗者半开玩笑地说道。“果然钱没还,删好友。我想以后无论真假,无论急缓,只要我没有义务与责任,就不会伸援手了。我的善良,不会再让陌生人消费。”

  下午4点,在三元桥地铁站游荡了4个小时的眼镜男与灰衣男出现在了东直门地铁站的站台中,依旧上演着借钱买票的戏码。(记者 赵喜斌)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新华网北京频道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

分享到:
( 编辑: 云赛侠 )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54531120551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