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

新华网北京频道 > 正文

110接警员:人均每天接报警电话400多

2016-01-11 12:04:33
来源: 新京报
【字号: 】【打印

  1月7日,市公安局110接警中心,文职接警员张旭正在接110报警电话。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你好,这里是110报警服务台。”

  1996年,北京成立了覆盖近郊八个区的110报警服务台。

  如今,20年过去了,110守护着千千万万市民的平安。据警方统计,2015年以来,110接报警求助电话840余万个,当场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1.4万余人。

  不过,据统计,这840余万个报警求助电话中,无效警情有320余万个,占接警总量的38.5%。警方表示,错打、无声甚至恶意滋扰电话,严重干扰110的正常运行,也有可能影响其他市民的求助。

  男子“寻刺激”,拨110百余次被刑拘

  “你好,我是一名在逃人员,想自首不知该怎么办……”近日,110报警服务台经常接到一男子电话。拨通后如遇男警接听便立即挂断,遇女警便声称其做了违法行为,想自首寻求帮助。在女警耐心劝导后,男子以再考虑为由结束通话。

  警方表示,近几个月来该男子多次更换地点,使用同一手机号码拨打110报警电话百余次。由于每次通话内容相同、次数频繁引起警方怀疑。去年12月23日9时许,在朝阳区东三环将该人抓获。

  据嫌疑人供述,自称为在逃人员,寻求警方帮助就是单纯寻求刺激,搞恶作剧。目前该男子涉嫌寻衅滋事被刑拘。

  接警员说,这些无效的警情,严重干扰了平台的正常运行,也有可能妨碍了真正有需求的市民求助。

  接警员平均年龄26岁,超七成是女性

  除了“无效警情”,110也常遭遇无效信息。

  “有时候接警,对方半天只说一句话:杀人啦、打人啦。你问他怎么回事,他翻来覆去就是这句话,提供的都是无效信息。”在110接警中心工作20多年的接警一科科长禹洪说,此时要“强势介入”,打断对方的单句循环式倾诉,改成问答式,将时间地点等信息问出后,快速交给派出所处理。

  接警员高艳艳介绍,正确的报警方式是,接通电话,告诉接警人员你的位置,发生了什么事情,切勿慌乱。

  整个110接警中心,共有155名接警员。这些平均26岁的年轻人,每人每天平均要接起400多个电话,敲击键盘上万次,处理来自全北京的报警信息。其中,超过70%是女性,最小的仅22岁。 新京报记者 李禹潼

  ■ 人物

  110接警中心里的年轻人

  1月6日14:40,一个平凡的下午。

  朝阳方家村方某打电话称,邻居因修自来水上门滋事;3分钟后,通州马驹桥镇一名务工人员拨通电话,反映钱包被偷,身份证和300元钱丢失;几乎同一时间,有人咨询中国移动的电话查询……

  这些电话,被张旭一一接起。整个下午,这个身穿藏青色工服、头戴耳机的25岁的北京青年坐在市公安局110接警中心的工位上,直接挂断电话、记录报警内容并转到其他部门受理,或是通过内部系统转入属地派出所。

  和他做着相同工作的,是整个110接警中心的150多名接警员。这些平均年龄26岁的接警员,在听筒里充当心理咨询师、北京活地图、远程急救指导员等角色,提供救助、开导、查询、事故处理等多重帮助。

  是“活地图”,也是“救生员”

  作为北京市公安局首批招入的110文职接警员,张旭说,看似简单的接警工作,对从业者要求很高。

  从小喜欢骑自行车串胡同的他,凭着积累的地理常识,轻松达到“活地图”的从业标准,报警人提及的地名,他多半都能辨认大概方位。

  上岗后,张旭接的第一个报警,是帮一名中年男子找鞋。“事主的鞋子放窗外晾着被偷了,因为发生了财产损失,按照要求,我赶紧将情况发到属地派出所处理,整个过程不到5分钟。”

  但是,简单的警情并不多见。

  据他回忆,2014年自己曾接到一男子报警,对方自称站在高压电塔上,因发明没有得到关注,想跳塔结束生命,也拒绝提供具体位置。“我一边跟他聊天套他的位置,一边拖延时间。同时将他的位置和基本信息发给属地派出所。”

  在这通长达40分钟的电话中,男子的情绪十分激动,称出发前已将装有发明材料的包放在一个房间里,自己死活无所谓,希望别人能关注他的发明。张旭说,从对方的语气中能感觉,他是“走极端的脾气”,但希望诉求得到满足的想法大于结束生命。

  张旭记得,电话里,男子激动地说自己的权利被剥夺。他就顺着这个思路,用平时积累的法律知识与对方聊公民的义务与权利,话题很快从死亡转移到人权。40分钟后,男子情绪平稳了不少,答应在民警赶到以前,不会做过激的事。

  民警后来反馈的处理情况显示,男子平安下塔。

  “置气,你是置不过来的”

  休息时,接警员们常凑在一起讲最近接报的事儿,也会互相发泄委屈。

  “接到骂人电话太多了,每天都有,有的上来就破口大骂。”张旭说,听得多了慢慢就习惯了,站在对方的角度,能理解他们的气愤。

  他记得,前年,石景山一位市民拨打110称家里正在跑水,他问清情况后,帮对方把电话转至12345政府热线,由对方处理。挂断电话不到10分钟,该市民再次打来电话反映同一情况,当听说此事由政府热线受理并处理时,破口辱骂。张旭说,自己当时内心气愤,但又不能出言反击,只能默默挂断。

  “置气,你是置不过来的。”禹洪说,当班时,他常在接警中心的大厅里转悠,经常有人说着说着语调就不自觉高了起来,或者憋红了脸。这时“就需要重点关注一下”,他会等挂断言辞恶劣的报警人电话后,让接警员出去洗把脸,冷静一下,回来再继续。

  高艳艳记得,曾有一个婚姻失败的男子酒后拨打110,称妻子要与自己离婚,咨询需要带什么材料。一名22岁的女接警员告知他,需咨询民政部门。“男子不依不饶,硬要女孩解答,女孩哑口无言,随后对方开始谩骂。”高艳艳说,放下电话,女孩哭着跑了出去。

  在休息室,女孩问高艳艳:自己连结婚都不知道呢,凭什么就必须得知道离婚要带的材料?“安慰了一会,她洗了把脸又回去接电话了,过了一段时间,她说自己特意上网查了离婚和结婚应携带的材料、办理时间和地址等,说以后再有人打电话来问,她直接就可以解答了。”

  “帮助过的人幸福健康,是最大安慰”

  “您好,我找215号接警员。”2008年,一个打进110的电话,让215号接警员高艳艳喜出望外。

  此前一年,她曾接一女子报警称,从外地嫁到北京多年,因为丈夫与自己离婚,又是净身出户,她失去了家庭、儿子,生活拮据,万念俱灰,想放弃生命。

  “我就劝她把心放宽,找一份工作,先好好生活,有一些积累后,可以到法院打官司要回儿子。”高艳艳清楚地记得,电话里对方说,自己只剩下一件结婚时的衣服,“我让她把结婚时的衣服穿起来,找到自信,好好生活”。

  她没想到对方再次打电话到报警中心,寻找“一年前说服自己好好活下去的215号接警员”。高艳艳回忆,听筒里,女子的声音洪亮且有活力,“她在屯子里的敬老院找到了做保洁的工作,因工作出色变成正式工了,每月工资2000元。她还认识了新的男朋友,准备到法院起诉,要回儿子。”

  高艳艳说,电话里,女子向自己道谢,话语中露出自信、坦然和对生活的希望。“对接警员来说,能听到自己帮助过的人过得幸福健康,就是最大的安慰。虽然隔着电话线,但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保护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新华网北京频道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

分享到:
( 编辑: 毕尚宏 )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7734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