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

新华网北京频道 > 正文

“匠人”老徐

2017-12-11 16:04:12
来源: 首钢官网
【字号: 】【打印

  徐静东,现任首秦公司炼钢事业部炼钢作业区炉前辅助班班长。在首秦公司基层改革中,勇于担当,通过小改小革、修旧利废等创出大效益,使炼钢作业区党支部降本节耗工作迈上一个新台阶,被首秦公司评为“三创标兵”。

  修“枪”专业户

  说起徐静东,经历比较坎坷,早年在秦皇岛煤炭公司工作,2006年2月辗转由力源公司分配至首秦公司,从事清转炉罩裙工作,属于高空、高温作业。干了一段时间,和他一起来的其他三个人嫌苦不愿干,转岗干了炉前工,唯有徐静东不改初衷,仍然坚持干。“咱是一名党员,领导让咱干啥咱干啥,不能挑肥拣瘦”,徐静东的一席话把当时的作业长王正水都感动了。后来徐静东当了力源炉前辅助班班长,手底下管三十几号人,他肩上又多了一个担子。

  当了班长之后,眼界宽了,徐静东又有了新的想法。每当看见炉前测温用的测温枪,用几次就扔了,他特别心疼。每支测温枪202元,每个月炼钢3个铸机要消耗掉30多支,于是他就动了修旧利废的心思。只是修测温枪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干起来却难,什么基础原理、更换必备件、技术参数、套口、枪内穿线、校验等等,懂行的都皱眉,更别说像徐静东这样的门外汉。徐静东凭着一股子拼劲儿,细细琢磨,处处留心找突破点,终于在一次炼钢检修的时候,找到了机会。那天检修,趁休息时,他和外包方一位姓于的老师傅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测温枪,当得知这位于师傅之前就是专门修枪的,可把他乐坏了,当面就问个不停,下班后,顾不上回家又登门拜访。于师傅见他如此好学,便倾囊相授,绘图解说,一一告知。

  学习过后,马上实践。徐静东先自做了一套修枪用的工具,台钳、丝锥、攻丝机,其中台钳是从废钢料堆里淘来的。第一次修,经验不丰富,没想到引线绝缘层是纤维的,他不小心碰到了皮肤上,弄得皮肤过敏出了一溜红疙瘩,非常痒,一抓更痒,但他顾不得这些,一门心思就是修枪。终于,头一支枪修完了,一试,没成想和新的一样好使,把他高兴坏了,一蹦老高。他向上级部门请示,再进测温枪时不成套进货,而是只进零部件,剩下的自己利旧组装,上级领导在了解完情况后及时采纳了这个建议。此后,炼钢3个铸机的测温枪都不整套进了,单进引线和传感器,一套才合20元钱,和之前比,一支枪就省下182元钱。徐静东当月就修枪30支,省下5460元钱。消息一传出,其它区域用测温枪的倒罐站、OG岗位的作业人员都纷纷过来“取经”,徐静东是来者不拒,毫不隐瞒地传授。一时间,修测温枪工作遍地开花、结果。现在,徐静东每月平均修枪50支,大伙儿称他为修枪“专业户”。照这样下去,炼钢作业区单测温枪一项每年就可节省近11万元。

  钻头上“镶牙”

  凡是了解转炉工艺的人都清楚,每浇次往外倒钢水的时候,炉口容易被钢渣堵住,这时候必须使专用钻头扒开,使钢水顺利流下。这钻头,形似“狼牙棒”,上面有50余个齿,交叉分布。一旦炉口堵上了,转动钻头,齿就能把炉口凿开。但由于齿受力过大,动不动就折断,断得多了,整个钻头就报废了,就得更换新的。一根新钻头,进价31200元钱,炼钢每月得消耗2—3根钻头。

  自从首秦公司基层改革进班组以来,“省下来的就是挣来的”的理念牢牢烙在徐静东的心里。有一天他突然想到,能不能像人镶牙一样,也给断齿的钻头“镶牙”呢?第二天,他找来一根报废的钻头实验。他先用凿子往下凿齿根,一下、两下……凿了好长时间才凿出,然后又找来和齿粗细一样的钢棍切成段往上镶。镶上去一试,不行,不算牢靠,齿晃动,徐静东学过电气焊,这时候派上了用场,他用焊枪将“牙齿”和“牙床”焊在一起,这下敲都敲不掉,他放心了,算是成功地“镶了一颗牙”。有了经验,速度也快了,仅用了两天时间一根钻头修旧完成,费用几乎为零。

  检验钻头那天,炼钢作业区的领导们都去了,去评估可行性。结果一实验,效果非常好,现场立即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好样的,静东,变废为宝,一根钻头省下3万多元,真划算。”现场的党支部书记李国强握着徐静东的手一股劲儿地赞扬。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使用,人们又发现“镶牙”的钻头比新钻头耐用,以前每月需换2—3根,现在基本保持在一月就一根。就是说,每月最低省下一根,一年下来12根,折合成本可降耗37.4万元。可谓是:小改革,大效益。

  自做测液面铁丝

  有人说,如果能把一件事做精、做透、做出彩儿来,那就是匠人。在推进基层改革中出点子、降成本方面,把徐静东叫匠人,当称之无愧。不信?你看,他能把一吨盘条鼓捣出赢利几倍的工具来,那叫一个牛。

  无论哪个班,接班的头一炉转炉钢,需要测液面,以方便主控工判断氧枪喷与熔池液的距离,进而调试吹炼时合适的枪位。而这测液面用的设备,是一种专用铁丝,每月必报进的材料,每根成本价6.2元。虽然说不算贵,可架不住用量大,炼钢转炉平均每班一天用1.5根,因为有时一次测不成功得测第二次,3个转炉9个班,一天下来少说得使用13根。徐静东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又开始动心思,用什么招才能省钱。通过一段时间观察,他发现这测液面铁丝无非就是一根普通的铁丝,自己也能做,截一段铁丝,一头制成“几”字勾,呈30度角,“几”字勾要有弹性,让它插在氧枪喷孔里必须得卡住,另一头更简单,是直的,直接落下与铁水接触。当降枪至8.5米距离时,再提上来,除去溶化掉的铁丝,剩下的就是氧枪喷头与液面的距离,无非就是测个数,道理很简单。他认为,这测液面铁丝自己能做,可以就地取材,不必每个月都上报进材料。

  接下来,徐静东主动请缨,把这活揽了下来。作业区党支部全力配合,按照徐静东的思路准备进一吨与测液面铁丝粗细一样的盘条,供做实验。徐静东做了一个制作“几”字勾的工具,又找来了一些铁丝仿造做了测液面的铁丝,做完后拿到现场上去试验。当时的心情是忐忑的,最担心的是“几”字弯围得过死没弹性,卡不住,结果一试效果不错,卡得牢牢的,他悬着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待盘条一到位,徐静东就撸起了袖子开始干,大量制作测液面铁丝,成品堆了满满一屋子,一统计,一吨盘条竟做了1200根。

  炼钢3个转炉,每月需消耗450根测液面铁丝,月成本是2790元,现在采购一吨盘条2500元。由此推算,一年下来,自己制作测液面铁丝可节省2.2万元。

  记者采访时徐静东时,感到他的目光满是自信和坚毅,或许在他的心里已经萌发出下一个小改小革的妙招了。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新华网北京频道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

分享到:
( 编辑: 毕尚宏 )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54411122092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