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庆区石峡村长城保护员刘红岩:巡护野长城 日行两万步偶遇狍子野鸡
2020-10-05 09:18:17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长城保护员刘红岩在长城上。记者 倪伟 摄

    刘红岩在长城上捡垃圾,巡逻一趟能带回两袋垃圾。记者 周博华 摄

    北京延庆区石峡村背靠南天门长城,刘红岩出家门向北一望,就可以看到长城。每周五天,她背上双肩包,戴上鸭舌帽,手持垃圾袋和长柄夹子,上长城走一遍。

    她是延庆区去年正式招聘的首批长城保护员。延庆是北京拥有长城的六区中,长城墙体最长的一个区,大部分都是无人看守的“野长城”。

    去年起,刘红岩这批长城保护员集结,划分责任区,把这条“龙脊”管了起来。

    80后的刘红岩在长城脚下土生土长。她听着长城故事长大,如今保护长城,“就像保护家一样”。周末和假期来爬长城的人多,刘红岩也经常上去,国庆期间,又到了巡查的关键时期。

    劝说驴友下山 有时一直“跟到天黑”

    虽然长城抬头就能看见,但刘红岩从家出发,得一个多小时才能走到长城脚下。山路窄而陡,两侧草木茂盛,几天就能长出一大截,她拿着镰刀开路,一路清理树枝和杂草。

    9月末,早晨刚下过雨,刘红岩又上山了。

    山路边躺着一架简陋的旧铁梯,原先是长城外侧游客私自搭在城墙上,方便随时上长城游玩。保护员们发现以后,及时移走,扔在这里。而城砖上已经留下了两个永久的凹槽。

    人为因素是长城破坏的重要原因,刘红岩的工作内容之一,就是劝阻和监督“驴友”。另外,监测险情、清理石阶、捡拾垃圾也是她的日常工作。

    每天出门一趟,五六个小时后才回家,几乎日行两万步,带回满满两袋垃圾。午饭基本就是对付着吃口面包,喝点水。

    放眼望去,依长城为界,一边是河北,一边是北京,雄关漫道尽收眼底。南天门长城不是景区,但秀美的景色吸引了很多游客“野游”。

    “我们一般会劝说他们下去,如果不听,就一直跟着。”最长的一次,刘红岩跟了两个多小时,直到晚上八点天快黑透,跟游客一道下山。

    她的包里带着一个笔记本,胸前口袋别着一支笔,见到有游客上长城,就让他们登记名字和手机号码。长城下山路入口处还有人值守,见到游客会让他们扫码登记。

    鸳鸯楼一段还没来得及抢险,砖块本就松动,如有游客攀爬会很危险。下雨时,这段长城是刘红岩要重点巡视的。

    位于山谷风口的一些城墙砖已风化出洞,留下岁月雕刻的痕迹。风化后掉落的灰渣、飘落到长城的枯叶,都由保护员们清扫。

    “哎,看这砖都被踩坏了。”路遇一块断裂的城砖,刘红岩小心翼翼地拾起碎块,拼在一起,言语中透着惋惜。

    巡查路上,她一手拿着黑色垃圾袋,一手拿着长柄夹子,看到瓶子、手纸,就捡起。游客常把垃圾扔到路边的沟里,她就得到沟里去捡。

    路上偶遇狍子野鸡 阴晴雨雪都有美景

    石峡村为居庸关北部关隘,属古代战略要地,地势险峻。四块城砖码成一个台阶,几乎有半米高,磕碰膝盖、崴脚之事常有。

    每日一行,恶劣天气也难免,夏天烈日炎炎,苔藓纵横,下雨后地面湿滑,难以着力;冬日长城上温度低至零下20摄氏度,冰雪深到膝盖,常常滑倒在地。遇到陡坡,刘红岩手脚并用,“要注意脚下,斜着会比较好走。”

    时值初秋,白色的九月菊在路边开放。通往长城的山路上,有各种野菜和药材。“这是山葡萄,我们经常吃。”她指着一片黄灿灿的葡萄藤,“还有山蘑菇、山梨、山榛子、山豆苗……山豆苗凉拌特别好吃。”

    这些都是舅舅教给她的。

    舅舅梅景田今年已经73岁,自发保护长城近40年。前段时间舅舅还经常陪她上长城,一路给她讲长城周边的植物、物候和传说,每次都不重样。最近身体不太好,在刘红岩劝说下,才减少了上山的次数。

    在村里,梅景田是个名人,人们敬称“梅老”,他保护长城的故事还进了村史馆。他对南天门长城了如指掌,哪里砖碎了,哪里又被人刻了字,他都门儿清。

    除了野生植物,一路还会偶遇各种动物,刘红岩见过野鸡、狍子、獾,还有蛇。她怕蛇,有时一天在山路上能碰到两次。夏天动物活跃,她经常找个伴,有时跟舅舅一道,有时跟别的保护员搭伴,有时小狗会跟她一起来。

    “上来走一走,四处望望,看着层层叠叠的山和长城,特别舒服。”走到高处的敌楼时,她有时会喊一喊,“特别空旷,还带回音,心情特好。”

    拍摄长城美景,是刘红岩工作之余一大乐事,阴晴雨雪都有独特景致。

    为拍日出,她曾带着手电筒,凌晨三点就从家出发。点开她的朋友圈,山桃灿开,雪覆江山,无数长城美景。

    6个人守着数公里长的长城

    刘红岩的生活几乎没离开过长城。

    做保护员之前,她曾在八达岭长城纪念品商店上班,卖长城工艺品,后来自己在长城附近开了几年的小商品摊位。七八年前,夫妻俩在村里开了一个小超市,目前已是石峡村商品最全的商店。

    去年,村里组织报名长城保护员,她立马报了名。长城保护员每月有2600元工资,“是保护自己村的长城,那肯定得报名啊,不管挣多少钱。我老公也特别支持我。”她说。

    像刘红岩一样的保护员,遍布在北京有长城分布的六区。去年5月北京长城保护员队伍成立,首批463人,包括全职289人,兼职174人。据刘红岩介绍,延庆区15个村,共有128名保护员,长城重点保护村石峡村,共有6名。

    通过体能测试、笔试和培训后,刘红岩和同事们顺利上岗。村里6名保护员,从20多岁到50多岁都有。20多岁的小伙子是一名退伍士兵,去年被评为优秀长城保护员,今年4月,这份荣誉落到了刘红岩身上。

    6个人守着数公里长的长城,人力十分单薄。以北天门为界,南天门长城分为两段,一侧在十几年前修缮过,墙体完整,城砖整洁,一侧尚未修缮,灌木和野草丛生,颇有野趣。

    两侧监测重点不同,一侧要干净,一侧要安全。修缮过的那段长约1.3公里,保护员们每半年要全部打扫两三次。几个背影分散在蜿蜒的长城上,一层层台阶清扫,工作量浩大。

    如今,长城保护正逐渐实现装备升级,无人机也开始应用。刘红岩说,重点长城保护村计划培训长城保护员使用无人机,她也报名了无人机驾驶证考试。

    这天午后,天放晴了,远处阴沉的天际线渐渐打开,蓝天白云覆盖在长城之上。刘红岩把美景收入手机镜头。

    等下山有了信号,她要上传一批照片到“长城文保”APP,配上勘察文字。APP中会对比同一拍照点不同时期的变化,判断长城健康状况。

    声  音

    我不太会说,不会给孩子讲太多长城知识,但会让她帮着一起捡垃圾,从小养成保护环境的理念。如果大家都把垃圾带走,长城才能真的干净。 ——刘红岩

    记者 倪伟 实习生 谢雁冰

+1
【纠错】 责任编辑: 周小红
北京要闻
国庆升旗仪式在天安门广场举行
国庆升旗仪式在天安门广场举行
“天问一号”探测器首次深空“自拍” 五星红旗在太空闪耀
“天问一号”探测器首次深空“自拍” 五星红旗在太空闪耀
欢度国庆
欢度国庆
北京市郊铁路怀柔-密云线引入北京北站
北京市郊铁路怀柔-密云线引入北京北站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54541126575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