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赋能让传统企业拥抱科技、拥抱变化

深度赋能让传统企业拥抱科技、拥抱变化

新华网首页 时政 国际 财经 高层 理论 论坛 思客 信息化 房产 军事 港澳 台湾 图片 视频 娱乐 时尚 体育 汽车 科技 食品
2020金融街论坛年会于10月21日至23日在北京举行。高瓴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论坛期间接受新华网专访时表示,中国经历了城镇化、工业化与信息化“三项叠加”高速成长后,进入更稳定的成长期,产生更多投资机会。高瓴提出“哑铃战略”,哑铃一端是科技创新,科技创新从1.0变成2.0,哑铃另一端是传统企业利用科技提升效率。投资机会是用科技的手段帮助传统企业创造更多的价值,使传统企业拥抱科技、拥抱变化、拥抱未来。
精彩观点
1
张磊
新华网:在2020金融街论坛年会演讲中,您提到高瓴的投后赋能,高瓴的“赋能工具箱”里到底有什么,如何为企业赋能?
https://player.v.news.cn/api/v1/getPlayPage?uuid=1_1a20e72966714fc295a9d816818dc691&vid=67e3184e5f9dd6d43f7f6e673a93af98&playType=0

赋能企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因为这些赋能不只是说我们提供了长期的资本。资本只是第一方面,后面很多事,包括人力资源的管理、科技和技术,能够帮企业找到最好人才、最好的技术,所以你要带着工具包去。

那么在这里面的工具包括哪些?比如说精益管理,怎么用更好的方法、更高的效率来提升整个企业的运营效率,精益管理就是很重要的理念。

同样的是技术,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怎么把最好的技术能够不断地展现给企业。比如,我觉得中国现在处在一个企业级应用,包括软件,大发展的时机。很多传统企业都在转型,更好的软件应用能够帮助它们转型,我们能不能把最好的软件和企业应用SaaS这样的工具包都带给我们投的这些企业中,给他们最好选择。

还有人才,不只是说我能帮你找到最合适这个位置的人才,还有人才的考评、人才的培养、人才的激励,那么很多方面人才有时候要用自己从0到1的培养。高瓴设计ELP(Emerging Leader Program),就是我们的管培生计划。高瓴去招募有一定工作经验但时间又很短,甚至大学刚毕业的学生来做管培生,我们帮助设计管培生培养轨迹,然后发放到各个企业里,让管培生在企业里成长,给企业带来新鲜血液。然后经过一个周期的成长,又让他们聚合在一起,给企业和管培生双向选择的机会。通过各种各样类似项目,人才得到大的发展,企业也能够有不断往上提升的机会。

1
张磊
新华网:请问高瓴资本如何理解价值投资与护城河?
https://player.v.news.cn/api/v1/getPlayPage?uuid=1_1a20e72966714fc295a9d816818dc691&vid=364e286fe3b5e2843f7f6e673a93af98&playType=0

我们在投很多传统企业的时候,像百丽,我们就有很多的负责科技赋能的同事和百丽的员工一起,用科技的手段帮助传统企业创造更多的价值,使传统企业拥抱科技、拥抱变化、拥抱未来,每一位员工都有机会来创造价值。所以说,我觉得价值投资立足于发现价值,更要想办法去创造更多价值。

同时,价值投资首先要长期主义,要有一个长期的眼光、长期的规划,立足于长期的胜败,不以一时一地看得失。这是我对价值投资的一个简单的看法。

传统的价值投资里面,很多人都喜欢讲“护城河”。“护城河”可能包括你的商标、IP、生产规模、渠道、knowhow以及技术。但我觉得这些“护城河”很容易使大家把它作为一个静态的观念。

我讲一个动态的“护城河”,因为只有你不断去疯狂地创造长期价值,你的“护城河”才能会越来越高,才能不断为社会创造价值。社会永远都会奖励那些不断地疯狂地创造长期价值的企业家,这些奖励可能会迟到,永远不会缺席!

1
张磊
新华网:在您的新著《价值》中,您讲述了2005年高瓴资本创立之初,在美国募资的时候提出“中国快车号,请立即上车”。深耕国内市场15年后,您如何看待中国市场?
https://player.v.news.cn/api/v1/getPlayPage?uuid=1_1a20e72966714fc295a9d816818dc691&vid=8c0694f0aa17f96b3f7f6e673a93af98&playType=0

2005年,我们提到“中国快车号”正在驶离车站,大家要赶紧上车。过去的15年,中国发展经历了一个长足进步。驱动力是什么?我们国家是真正地在发展进步的过程中“三项叠加”,城镇化、工业化、信息化“三项叠加”去发展。

经历这段高速成长过程,中国相对进入一个更稳定的成长期。实际上作为一个投资人来讲,机会反而更多,因为这些机会需要找更好的、更精益的管理。从管理中要效益,而不只是从规模中要效益。这方面好的投资人能够真正的帮助最好的企业家,帮助他们通过经营管理、科技赋能、人才创新等方方面面帮助企业发展。

举个简单例子,中国的劳动力红利可能已经没了,但是我们过去10年、20年的大学扩招,产生大量的“工程师红利”。这些工程师又成为进步创造者和生产率提升者,我们怎么能使“工程师红利”发挥最大化效益,为社会作出发展。

同时,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追求又形成了强大的内需市场。强大的内需市场又不断地促进供给侧改革,使更好的产品更快地去找到最适合的消费者。我们看到早期互联网改革,沟通和连接的效率大幅提升了。比如说,百度是连接人与信息,腾讯连接人与人,阿里京东连接人与商品,美团连接人与服务。下一步,我认为到了科技创新2.0阶段,出现了很多硬科技。不管是集成电路芯片、航空航天、新材料,还是软件应用、生命科学、医疗器械等,可以说是百花齐放。这些具有真正的核心科技,尤其是基础科研支持的核心科技的发展又会兴起一波新的科技创新的高峰。

我们是充满信心,这些科技创新的发展又反过来促进和带动很多传统企业的革新、升级和转型。那么这就提供了两大头机会,我们叫“哑铃战略”。哑铃一端是科技创新,科技创新从1.0变成2.0。哑铃另一端是传统企业利用科技帮助它提升水平。

我相信,当这几件事都做得很好以后,整个社会都会不断地进步,更快地去适应未来的发展。

1
张磊
新华网:本届金融街论坛升格为国家级论坛,国内外金融大咖云集,向国际展示了中国金融业扩大开放的决心。在中国金融环境的国际化和法制化方面,您有什么具体感受?
https://player.v.news.cn/api/v1/getPlayPage?uuid=1_1a20e72966714fc295a9d816818dc691&vid=273b3caf3f9e0bb43f7f6e673a93af98&playType=0

我觉得有长足的进步,我们越来越尊重知识产权,越来越尊重市场化的游戏规则和行为方式。很多创业者只是有一个创意的时候就有很多风险投资追逐,我想最好是用这种市场化的手段推动创新、创意完善和发展。

同时我们还很高兴的看到,通过科创板和创业板注册制的改革,监管层打造了非常好的证券资本市场基础设施。随着私募和风险投资基础设施的打造,和二级市场基础设施逐步融为一体,很好地提供了创新创业和科创市场发展。我对中国的科技创新和背后的知识产权,还有整个基础设施充满信心。

张磊
高瓴资本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