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北京频道新闻中心图片中心记者专稿专题直播北京政务旅 游北京网群热点时评反腐倡廉曝光台
北京市一中院赵锋:行政法官中的“技术派”
赵锋
赵锋
  2006年7月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工作至今,现为行政审判庭审判长。2012年9月考取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宪法学和行政法学专业博士研究生,2015年6月取得法学博士学位。
专访: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法官赵锋
主持人:
赵法官,欢迎您参加今天的访谈活动,首先请您作一下简短的自我介绍。
赵 锋:
谢谢!我叫赵锋,是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的一名法官。下面,我简单介绍一下我的个人经历。1998年9月,我考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在那里我度过了紧张而又充满激情的四年大学生活。大学毕业后,我到北京市公安局西站分局工作,从基层派出所再到分局政治处。一年之后,因为考取了硕士研究生,我离开公安局,重返校园。
赵 锋:
2006年6月,硕士研究生毕业后,我到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一直工作至今,现为行政庭审判长。在工作期间,我于2012年9月考取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宪法学与行政法学博士研究生。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挤时间学习,并于2015年6月顺利通过博士论文答辩,获得法学博士学位。
主持人:
听了您的介绍,觉得您的个人经历还是蛮丰富的。从公安民警到法官,这个跨度挺大的,有一个问题想问您:您为什么最终选择做一名法官?
赵 锋:
我觉得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因素:首先,这个选择与我所学的专业紧密相关。我硕士研究生阶段学习的是诉讼法学专业行政诉讼方向。从专业对口的角度而言,到法院行政庭工作是十分合适的。其次,这个选择与个人所受教育和经历有关。公安大学实行半军事化管理,在学期间,我接受了严格的政治思想教育和军事化训练,塑造了忠诚、奉献与担当的思想品格,加上又在公安机关磨砺了一段时间,我对于政法工作有着深深的感情,这个成为我选择工作岗位的内心驱动力。最后,法官是每一个法律人的终极梦想,我也不例外。既然选择了学习法律,要从事法律工作,就会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去追求这一梦想。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审判长赵锋工作照(资料图)
主持人:
都说“人生没有败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您觉得您之前的工作经历,对于现在的职业有什么样的帮助吗?
赵 锋:
第一,公安工作塑造了忠诚的品质,需要我们有担当的精神,有责任感。忠诚于党的事业,忠诚于人民,忠诚于政法工作,这是推动我努力工作的强大内心动力,由此也形成一种思维、行为惯性,不需要特别去调整;单位给我的每项任务我都回去主动完成,去挑战,这种思维惯性对我的工作非常大的帮助。第二,开阔了我的视野。公安机关是最具代表意义的行政机关,可以说,公安执法的现状反映出我国行政执法的整体水平。有了这样一种经历,让我更能够了解中国行政执法的现实,从而去调整自己的工作思路和方法,而不是空谈法治。第三,公安工作培养了我良好的工作习惯,办事麻利,不拖沓,执行力强,使我能够顺利完成繁重的审判工作任务。
主持人:
您提到了专业学科的问题,在我们的印象当中,行政法是最为晦涩难懂的,行政的案件基本听不懂。我想问一下,在诸多的法学专业领域中,为什么您选择了行政法学这一专业?
赵 锋:
这个跟我所在学校的教育环境存在紧密联系。公安大学的专业设置主要围绕公安工作这一中心展开。公安工作与法学的交集应当是公安执法,公安执法主要包括两大方面:一是刑事侦查,二是治安管理。与此相应,其法学教育侧重于公法领域,主要包括刑事法律和行政法两个方面。我本科学习的是治安学专业中的治安管理,简单而言,就是公安机关如何依法履行行政管理职责。因此,从一开始接触法学,我学习的都是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专业的知识,我对这个学科有一定的基础,又比较有兴趣,此外,相对于民法学和刑法学两门学科历史比较悠久,行政法学在法学领域中属于朝阳产业,在我的学科研究范畴之内研究空间非常大,研究工作大有可为。因此,我最终选择了行政法学这一专业。
主持人:
您进入一中院工作已有10年,请问您在工作中遇到的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赵 锋:
法官处理的案件很多,接触的当事人也很多,感悟良多。10年以来,我感触最深的一件事情就是我处理白某诉房山区住建委拆迁纠纷裁决一案。因为行政审判跟民事、刑事不一样,行政审判主要是民告官,老百姓过来起诉是为了解决自己的实际利益,我之前遇到的是白某诉房山区住建委,当时他们新村建设,要进行房屋拆迁,但是当时政策制定的比较单一,是按照户口来确定补偿标准。
赵 锋:
他们几百平米的房子只能补偿四十平米的房屋,因为这件事情他们兄妹一直在信访,给当地政府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把政府告到我们这,他们认为应该以房换房,这个案件如果严格按照标准判的话,实际上是被告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们认为他们家比较特殊于是我们通过跟开发商跟乡镇企业等多方协调之后,通过我们院的平台跟区政府专门召开专题会来研讨这个事情,最后圆满的解决了这件事,后来当事人非常感激,感谢法院帮他们解决了问题,与此同时一并解决了类似的4起案件,当事人十分感激,都纷纷撤诉,行政机关也深受教育。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审判长赵锋(左)做客新华网
主持人:
前段时间,看见人民法院报上有一篇关于您的报道,有一个对您的评价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叫行政法官中的“技术派”,作为一名行政法官,您觉得您办理的哪件案件最令您满意?或者说,哪件案件最能体现您的办案风格?
赵 锋:
说是技术派有点过奖,这个名词来源于高院组织的一个行政诉讼法实施一周年活动做的一个宣传,每人让写800-1000字介绍自己办案特点,我就报名介绍了一下我的案件情况,孔某某诉国家质量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和国家质检总局投诉处理决定一案。该案是新行政诉讼法实施首日受理的复议双被告案件,也是涉及产品质量认证管理领域的第一起行政案件。原告因家具质量问题,对中国质量认证中心作出的中国环保产品认证及其所依据的《家具环保认证规则》提出质疑,进而向国家认监委提出投诉,要求对违规认证行为进行处理,责令停止实施并重新修订《家具环保认证规则》。
赵 锋:
这个案件中非常多的专业术语,如果不研究透这些概念的话,这个案子根本没法办理,在审理过程中,我翻阅了大量关于产品质量认证的法律规定、技术规范、学术论文以及关于实木家具的教科书进行了梳理,在宏观层面把握我国产品质量认证的制度体系、原则与规则,在微观层面精确研究相关的认证程序和技术参数,技术层面的问题请教专家或者百度搜索,最后把这些技术性的问题解决,为正确审理案件奠定坚实基础,最后得出一个相对合理的判决,本院认为判理部分篇幅非常长,最高院认为我这个案子具有需要有一定的专业技术,并且具有代表性,所以给我一个技术派的称号。
主持人:
前段时间,北京法院公布了首批进入员额的法官名单,您也顺利进入员额法官名单。恭喜您!但是,据我了解,你院今年的行政案件大幅上升,法官的工作任务很重。我想问一下,在当前形势下,您所面临的最大困难和压力是什么?
赵 锋:
谢谢,第一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之后是立案登记制,只要当事人符合立案条件就要收进来,导致案件量暴涨,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保证案件的质量,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以前我办理110件案子算是最多的,到今年我们人均要达到250件,案件数量是翻番的,在数量增加的情况下,怎么保证工作不出差错,是首当其冲的一个问题。第二是如何依法公正的处理案件,因为我们是法律人,最重要的是能不能确切的保证老百姓的合法权益,也许老百姓有些要求是合理,属于合理性的范畴,但是我们行政诉讼法时审查合法性,我们怎么保证通过一个案件的审理,既能体现法律的价值,又能保障老百姓的权益。
赵 锋:
如何在依法公正处理案件的过程中,切实解决人民群众的具体困难,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第三新行政诉讼法对行政诉讼的功能进行了全新的定位,新增了许多亮点,第一是监督权力,第二是保护权利,第三个是解决争议,我们怎么才能让这三个功能充分发挥。这是比较大的压力,我们不仅要有高的法律素养,还要有非常强的社会能力,我们要用老百姓能接受的方式跟他沟通,彻底解决他们的困难,这个问题是需要我之后去重点研究解决的。
主持人:
行政诉讼属于“民告官”,有一种观点认为,“民告官”是很难的。告不赢是正常的,告得赢是奇迹。对于这一点,您是如何看待的?
赵 锋:
实际上行政诉讼法已经实施二十多年了,不能说是一帆风顺也是波浪式前进,我们可以用数据说话,我院纪念新法实施一周年纪念活动召开发布会,公布了相关诉讼情况。2015年,我院行政案件中行政机关败诉率达13.8%,同比提高了5个百分点。其中一审行政案件行政机关败诉率达19.8%,行政机关实体判决败诉率达35%。涉部委案件行政机关实体败诉率达33.5%。
图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审判长赵锋
赵 锋:
一是严格监督行政机关以事实为依据,准确履行法定职责。2015年,有66件涉部委案件系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败诉。二是严格监督行政机关遵守法定程序,保障当事人的程序性权利。某公司诉财政部政府采购投诉处理决定案等,运用正当程序原则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政。三是强化法律意识,严格监督行政机关准确适用法律。如我院审理的某公司诉国家质检总局变更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等多起涉及部委适用法律正确性问题的案件,统一了全国执法标准。从败诉率看的话,我认为这句话不太符合现状。
主持人:
在您工作中,是否会经常遇到当事人不理解、不配合,甚至是存有敌对情绪的情形?遇到这种情况时,您是如何处理的?
赵 锋:
这种情况非常常见,不仅仅是我们行政诉讼法,还有民事法官,也会遇到这种情况,比如有些当人在开庭的时候会对被告进行语言攻击,对法院进行语言攻击,这种情况下,我们一旦发现当事人有这种苗头我们会提出口头批评或者采取一些措施。要坚持我们的原则,对于不合法的诉求甚至是恶意的攻击诽谤要坚决斗争;第二个老百姓可能会误解或者因为今天心情不好跟法院之间发生误会,我们一定要及时沟通,善于倾听,了解他为什么有这种言语举动,让他能够平心静气的跟你沟通,我之前就碰到过这样的案件,我们工作一直比较忙,当事人在开庭之前一直给我打电话找不到我,然后开庭的时候就直接把我申请回避了。
赵 锋:
之后我找当事人进行沟通,当事人也说申请我回避之后他查阅过很多关于我办案的资料,看过我写的判决,觉得我正面评价很多,之后我们很圆满的把庭审前的工作沟通好了,开庭的时候当事人情绪也非常缓和也很配合,顺利的开完了这个庭。三是我认为应该注重个人修养的提升,锻造强大的内心世界,不同的当事人情况要区别对待。
主持人:
作为一名行政法官,您对我国行政审判事业的发展前景作何展望?对于自己下一步的工作,有何具体的规划?
赵 锋:
行政审判的发展前景:一是社会关注度越来越高、社会影响越来越大,比如我们前段时间审理了140多名速腾车主诉工信部的案件.二是专业性越来越强、审判工作难度越来越高。,我之前审过水利、专利、海洋、矿产等等,很多都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对我们来说是打开了另外一扇窗户,对于这种案件,我们需要看很多的专业性的教科书,看专业性的文章。三是创新越来越多,改革向纵深发展,因为新法实施之后,当时学者总结了八个亮点,比如简易程序,这种情况下怎样提高我们的工作质量和工作效力,包括集中管辖的改革,例如四中院集中管辖。改革的举措越来越多,下一步的我主要是针对这三个特点,加强自己的学习,特别是专业领域的学习,包括法学和行政相关的领域,向技术派行政法官的方向继续努力。
赵 锋:
二是对案件进行梳理,摸索案件规律,进行行政案件繁简分流的工作方法探讨,以解决案件量增加带来的工作压力,现在案件量非常大,如何保证案件质量是我们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第三个是加强重大典型案件的研讨,今年五月份我们有一个新行政诉讼法的纪念活动,里面列举了关于部委的十大典型案件,有五个败诉的五个胜诉的,这个典型案件反映了我们当前的行政审判工作,加强这一类案件的研讨是对行政审判的发展是非常必要的。
Copyright © 2000-2016 BJ.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北京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